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來世我為神在線閱讀 -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三十四章:求心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三十四章:求心

        “不!”

        他開口大喊,想要阻擋這一切的發生,就算就假的但也不能承受。

        秦山鎮的人,潑陽城的人,秦抒情宋不行和自己的哥哥,似乎都是因為自己而變成了這樣,他恨啊,恨自己為什么這般無用,連身邊人的安全都不能保證。

        這一刻,他低下了頭。

        逯心魔:“你現在還要選擇嗎?”

        “唉。”

        靈缺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對的,過去就讓他過去了嗎?

        腦海中波濤洶涌,如泄了氣的氣球一樣癱倒在地上。

        逯心魔看著他沒有說話,只是有些心痛的搖了搖頭。

        “方才問心時你證明了自己的恨,那你該如何求心?”逯心魔淡淡的開口。

        靈缺猛然抬起頭,慢慢的轉向逯心魔,“求心?”他有些迷茫。

        逯心魔沒有說話,揮一揮手,霧氣再次上升。

        這一次,他依然在秦山鎮外,當他再一次走進街道時,面對這那一句句的問候,他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笑容,裝作高興的答應著。

        到了晚上,他挨家挨戶的去蹭吃蹭喝,倒是享受到了難得的安靜與溫馨。

        第二日,祭山大會前的空前盛世,當他睡醒了他拋去了往日的煩惱,以四虎的身份再次融入到了熱鬧中。

        街上鎮前山后湖邊廣場,都出現了他快樂的笑聲,那是他久別重逢的喜悅。

        放風箏扎燈籠布置花船,他忙得大汗淋漓。

        夜晚,他和哥哥們賞月看花燈猜字謎捉迷藏,樂不思蜀。

        結束了一天的勞累,他滿意的閉上了眼睛,很快便進入了夢鄉,這一晚他睡得很舒服,也沒有那纏繞他的噩夢。

        第二日,祭山大會開始了。

        這一次,他沒有遇到那伙妖怪,他一天都在祭臺那,忙前忙后。

        到了晚上,他吃完飯,便坐在屋頂上看著西斜的太陽,還留有一點余暉。

        慢慢的太陽在他眼前落下,天色慢慢黑了,隨著地面一下下的震動,他知道毀滅時間到了。

        就算這一次他沒有覺醒,但這是逯心魔給他的考驗。

        這一次的他沒有慌張,只是站起身迎接著災難的到來。

        一時間,山崩洪水泥石流伴隨著電閃雷鳴大雨傾盆壓了過來。

        最后一刻他閉上了眼,流下了淚水。

        當四周恢復了平靜,他睜開了眼睛,看著逯心魔滿意的笑著。

        雖然他不懂因為什么,但至少自己過了心中的關。

        逯心魔再次揮揮手,霧氣上升,他又來到了潑陽城外。

        只見大軍壓境,那是射陽城的軍隊,領頭的是易成禮,身旁還有易玄光和風所至。

        尤其是風所至拍了拍身上的那件甲,好似炫耀的猖狂大喊。

        而另一邊潑陽城內,數百名士兵加上城主府侍衛也不過千,面對著射陽城的千軍萬馬。

        看得出,這些士兵是無畏的,但,他們的實力還遠遠沒有達到可以抗衡射陽城的地步,這一戰必輸。

        隨著號角的響起,大軍開始沖鋒。

        一名名士兵倒在他的身邊,他沒有哀怨,只是彎下腰從地上撿起一個還染著血的頭盔戴在了頭上。

        拿起地上的長矛,扛著軍旗,大步向前。

        一路浴血奮戰,直到最后,全軍覆滅,他露著笑容將旗子插在了土地上然后倒了下去。

        他閉著眼,眼前一片黑暗,聽到耳邊傳來的怪獸嘶吼聲,他睜開了眼睛。

        看到了正在抵抗的秦抒情和宋不行,這一次他斗志滿滿的沖向了心魔將。

        一拳,皮開肉綻。

        再一拳,煙消云散。

        隨著他的怒吼,心魔將在他的拳下喪生,直到最后開始逃竄。

        他猶如一只下山的猛虎,不可阻擋,而在這幾次的戰斗中他得到了一些東西。

        這些從來都不是自己的錯,而是一切的磨練,不管是青山鎮也好,潑陽城也好,浮屠塔內也好,自己從來不是禍源,他一直所秉承的信念或許被他丟棄,但現在,又回來了。

        “哈哈哈,逯心魔我放下了。”靈缺仰天大笑,這次是真正的開心。

        “恭喜你,求得了本心。”逯心魔亦是開心的笑著。

        這些年來,所有的恨壓在了他的心中,導致他心中產生了怨氣,這種怨氣一直影響著他,使他沉淪。

        今天,他終于可以正面面對曾經的過往,那些苦那些累那些內疚,依然會存在,但不是能阻止他的東西了。

        青山鎮的災難,無數人的生命,哥哥的生命,成了他的枷鎖,壓得他喘不過氣。

        今日,他終于釋懷了。

        恨的極致是一種力量,但若能夠放下,則更能進一步。

        或許是因為逯心魔的開導讓他重新面對自己,給了自己勇氣。

        當他再一次面對那些事情時,他能夠釋懷了,至少放在心中不會再起異端。

        “恨可為道,但你不是,你的命不在這,而當我看到你第一眼時便看透了你的內心,或許我知道你不知道的那件事。”逯心魔緩緩開口,但是看得出,他也很高興。

        “多謝前輩。”靈缺激動的說道。

        逯心魔搖搖頭,然后指著他的心,“這是你自己的力量,這才是心境的力量,你已經成功踏進了心境一層。”

        說話間,他感覺自己靈臺內有了變化。

        靈臺內金海開始融化,一股強悍的力量迸發出來,已經壓制不住。

        “糟糕!我快壓制不住了!”

        他盤坐在地上,開始催動法力想要與金海的力量抗衡。

        但寒冰化得很快,一瞬間便在靈臺中炸開,也隨著這一次沖擊他口吐鮮血昏死過去。

        當他再次睜開眼時,看見一旁緊張的秦抒情和原地踱步的宋不行。

        “前輩,他醒了。”秦抒情高興的說道。

        逯心魔見到靈缺已經安然無恙,也是出了一口氣,“哈哈哈,你小子真是命大,我還以為你經受不住那股力量會爆體而亡,但沒想到你體內居然還有顆不知名果實保護了你,中和了你體內的那股力量。”

        “不知名果實?”靈缺疑惑的想了想,“知道了,當日我曾吃過一顆萬年的菩提果。”

        他想起那個夢,在夢中他吃過一顆菩提果,也就一次吃過不知名的果實。

        “什么!?”

        “菩提果!”

        “萬年的!”

        逯心魔大驚失色,差點把手中的木杖都丟了。

        見到逯心魔那么激動,靈缺微微的點了點頭。

        “果然是菩提果這種逆天之物,才能有此作用,真是難得難得啊。”

        逯心魔好似著了魔一樣,但言語里卻有著一絲羨慕。

        靈缺聽了干凈進入靈臺,卻發現金海比之前更加濃郁了,他發現自己可以輕松使用金色海水,而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全身的血液都成了金色海水。

        所有的金色海水流經奇經八脈,五臟六腑,無時無刻為他提供著力量,最后再次匯入靈臺內。

        “不要奇怪,現在的你算是萬年仙體,只不過還未渡劫,差了一點氣候,但也幾乎算是難遇了。”逯心魔說道。

        “對了,你們怎么來的?”靈缺看著兩人問道。

        宋不行:“我們煉化了那些心境力量就來了,然后看到你和前輩在一起。”

        靈缺點了點頭,然后看向秦抒情。

        也在此刻,秦抒情看過來,正好迎上了靈缺的目光瞬間小臉變的紅通通。

        “唉,真是好啊,我也該走了。”逯心魔在旁邊黯然的說道。

        “什么!前輩要去哪里?”靈缺著急的問道。

        逯心魔看了看四周,輕輕的搖搖頭,“我只是一道靈魂,存在了幾百年了,也該散去了。”

        逯心魔看著眼前的幾人竟有些舍不得,尤其是靈缺,他走到靈缺身旁撫摸了一下他的頭。

        “昔日時間,我依仗自己天一境界造過許多殺孽,最終心魔攻心導致隕落,現在想想還真是諷刺,讓人聞風喪膽的逯心魔卻被心魔打敗,呵呵。”他將手中的木杖拋下,然后一腳將其踩斷。

        也隨著木杖的毀壞,浮屠塔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剩下的心魔將也在哀嚎中消亡,不再存在。

        “呵呵,其實我叫做逯天魔。”

        “這浮屠塔也沒存在的意義了,也將會隨我消亡,你們只需順著外面東邊那一條洞便可最快的時間出去。”說著,他指了指東邊,“可笑我逯天魔在死之后才能明白放下,你比我強多了。”

        最后,逯天魔想要再摸一下靈缺的頭,卻沒來得及,就已經消散于三人眼前了。

        “前輩!”

        “走好。”

        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這時宋不行給他送來了擁抱,秦抒情也送來了擁抱。

        浮屠塔開始崩塌,一道道巨大的裂隙出現,他們趕快逃出了這里,便向著東邊那個洞跑去。

        只聽見后面‘轟隆’一聲,浮屠塔倒下,一陣灰塵撲面而來。

        幾人屏住氣朝外面跑去,終于在一個拐彎后出了洞口。

        這是一片深山,不知在何處。

        他們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再次踏上征途,不過這一次靈缺心中卻是充滿了力量。

        正如逯天魔說的那樣,自己不是為了恨而修道。

        是逯天魔感化了自己,也是自己感化了逯天魔。

        他看了看天,心中知道,他的道,不在于此。

        他們走了很久,一路上還遇到一些野獸正好被他們做成了晚餐,解了幾日的饑餓。

        宋不行還很荒謬的拜了三下,感謝它們自己把自己送來當晚餐。

        深夜,終于見到了遠處閃爍著熒熒火光。

        為了安全,他們三人偷偷摸了過去,正好聽到了幾人的談話,了解到這里已經是連陽城的地方了。

        而火堆旁的幾人,是因為惹到了城主而被迫逃到了此處。

        靈缺觀察幾人,發現修為并不高,便以迅雷之速制服了幾人,綁在了火堆旁。

        靈缺這一番動作下來讓宋不行驚大了眼睛,那么厲害了?

        而被綁的幾人也是一臉驚恐,他們不過是撞了城主的轎子,至于追那么遠嗎,想到城主的手段幾人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我問你們話,你們老實回答。”靈缺蹲在幾人面前,裝作陰森的樣子問道。

        “嗯嗯嗯嗯。”幾人已經嚇破了膽,只知道點頭就對了。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