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來世我為神在線閱讀 -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二十四章:蘇醒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二十四章:蘇醒

        一路上靈缺給他們解釋了很多事情,但金色丹海和尋仙記并沒有講只是含糊的蓋了過去。

        黑云速度極快,轉眼千萬里地。

        就在秀山王正準備用餐時,眾人從黑云上躍下沖進了房間。

        “不能吃!”

        霍長路率先沖了進去一把攔住了正要將食物送進口中的秀山王。

        “嗯?長路!”

        秀山王眨著眼眼神詢問著他的意思。

        “食物里有毒!”

        宋不行走上前端起一盤然后仔細看了看。

        “小白,長路你們都來了啊。”秀山王不以為意的說著。

        “食物里有毒,你剛剛沒吃吧?”

        “呵呵,我還以為你們說什么事呢。”說著,秀山王站起身走到身后將簾子拉開,看見一個被五花大綁的侍衛表情痛苦的掙扎著。

        “我給他吃了一點。”秀山王呵呵笑著,但語氣里卻有藏不住的怒氣。

        “這是射陽城搞得鬼。”姜黎在后面說道。

        秀山王看了看眾人有些緊張的表情倒是松了一口氣,接著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你們都還沒吃吧,來吃一點。”

        “這個好像沒毒。”秦抒情看著宋不行端著的食物觀察了一番,又看了秀山王的樣子弱弱的嘀咕著。

        秀山王聽了倒是一愣然后抬頭哈哈大笑起來,“你們還不如一個小姑娘,快來吃吧,我又重新做的,沒毒。”

        說完,秀山王重新坐到板凳上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肉放進了口中,“嗯,味道不錯你們不來點嗎?”

        霍長路看著秀山王并沒有中毒跡象,便將目光轉向了地上的人。

        “姜常,你為何背叛城主?!”姜黎走到那人身前高高看著他。

        “各有所志。”

        “把他送回射陽城吧,另外告訴射陽城我秀山王等他來!”

        秀山王目光如炬。

        經過這種場面幾人沒了興致便匆匆吃了一點結束了。

        還沒來得及收拾白井和霍長路便急忙催促著秀山王趕快帶他們去看看小盳。

        “東西齊了吧?”

        秀山王并沒有理會兩人,只是沖著靈缺說道。

        靈缺點點頭。

        秀山王也點了點頭接著便是仰天大笑著走出了房間,“盳兒,你終于要醒來了。”

        眾人來到廂房外,準備進去時靈缺卻發現白井神情有些不對,“白前輩,怎么了?”

        秀山王和霍長路轉頭看著白井那一臉窘態兩人相顧一笑。

        “走吧,你現在倒是害怕了啊。”霍長路取笑著他。

        秀山王推開門又是那股熟悉的刺寒瞬間侵入心脾,饒是靈缺也哆嗦了一下。

        看著躺在床上的盳女霍長路和白井有些動容,但霍長路還是忍住了輕輕的流了一滴淚,到不像白井稀里嘩啦哭了起來這與他之前那冷峻如冰的態度截然不同。

        秀山王看了看靈缺。

        靈缺自然也是懂得什么意思,便伸手向宋不行要來白澤眼淚。

        秀山王看著他手中的瓷瓶眼眸一轉一把匕首出現在他手中,接著毫不猶豫的向自己心口捅了下去。

        匕首刺穿了衣衫即將接觸皮膚的時候被霍長路攔了下來,“心頭血?”

        秀山王沒有說話轉頭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妻子點點頭。

        “這是你第二滴心頭血,倘若你再剜出,那以后你的境界一定會跌落,到時射陽城來襲你如何擋得了?!”霍長路嚴厲的呵斥著他。

        “那用我的!”說著白井扒開了衣衫搶過秀山王手中的匕首準備刺下去,卻又被霍長路攔下了,“你的沒用。”

        秀山王神情黯然的走到了妻子床前,蹲下,抓著妻子的玉手放在臉龐。

        “用這個吧。”

        這時,靈缺從外面走來手心托著一滴金色的液體,隨著靈缺的進入房間瞬間充滿溫暖,就連那炎陽火爐也是稍遜一籌。

        眾人都不知靈缺何時走出的房間,但他回來時卻帶來了希望。

        “情兒,你看看這個能代替嗎?”靈缺將手伸到秦抒情面前,緊張的詢問著。

        看著靈缺手中拿散發著無盡溫暖的液體有些出神,“應...應該可以吧,試一下吧。”

        “呵呵,那就好。”

        說完,靈缺從懷中掏出一個瓶子將液體倒了進去。

        其他人看著這充滿靈氣的液體有些意外,若說心頭血算是最濃厚的至情之物,但這液體卻也有如此靈力。

        他們看著靈缺還想開口說什么卻被靈缺揮手打斷了。

        這時剛剛靈缺從靈臺丹海中取出的海水,他忍著痛苦將其分離出一滴,此時嘴唇也有些蒼白。

        秦抒情看著手中的白澤眼淚和金色液體愣了一下便走到盳女床邊,將東西放在床邊轉過身走到炎陽火爐邊。

        “請問城主這炎陽火爐便是一座煉丹爐吧。”

        秀山王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啊?哦對對,這炎陽火爐是我當時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原本就只是把它當成了火爐供暖。”

        “城主真是深情啊。”

        說著,秦抒情眼神迷離的撇了一眼發呆的靈缺然后又快速收回了目光。

        這一幕倒是讓一旁的秀山王霍長路和白井看見了,三人對視笑了笑,便招呼眾人退出房間。

        “你好好煉,不行就放棄。”

        臨走時,靈缺突然轉過身來到她面前認真的叮囑著。

        “噗呲。”

        這一幕倒是讓秦抒情有些意外,但看著靈缺認真的眼神還是點點頭。

        此時,房間里只剩下秦抒情和床上躺著的盳女,她看著床上的可人有些羨慕,但又轉瞬即逝。

        她努力回憶著之前父親給她講過的煉丹方法以及一些操作,片刻之后她便開始了動作。

        她用靈力灌入炎陽火爐催動火爐熊熊燃燒,“看起來也沒那么難嘛。”

        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她取來金色液體和白澤眼淚,輕輕的倒入爐中。

        只見兩股液體在下落的時候相互吸引凝結在一起靜靜的懸在火中,她再次催動法力,一股法力輸送進火爐中便開始了煉制。

        雖然方法倒是很簡單,但是每一次動作都耗費了她太多的精力和法力,慢慢她額頭汗珠滾落,嘴唇也因用力咬的快要出血。

        而時間卻是飛快,轉眼間一天一夜過去,

        而期間只有秀山王霍長路和白井在認真的等著,靈缺也因剝離金色海水有些疲倦,便找了距離最近的廂房休息去了。

        第三日,太陽初升時,秦抒情拖著疲憊的身子打開了房門,“煉好了。”

        說完便應聲倒地。

        靈缺趕快將她抱起送到了他之前所休息的房間,將她放到床上又為她輕輕擦去了額頭上額汗蓋上了被子。

        “靈缺!小師弟!”

        剛要走出房間便聽見秦抒情在后面輕喊,轉身過去卻看見她已經睡熟了,看著她一臉的疲倦靈缺心頭一擰。

        當靈缺走進廂房時看到秀山王已經為夫人服下了丹藥,這時躺在他的懷中眼眸動了幾下。

        “有反應了!”

        白井興奮的大叫。

        霍長路嫌棄的捂著耳朵一臉鄙夷的看著他,說好的冷峻公子吶,說好的不會原諒吶。

        接著盳女渾身一震,一道寒冷的氣息沖出體外,便看見包裹著渾身的冰慢慢化開。

        “咳咳。”

        隨著兩聲清脆的咳嗽聲盳女睜開了眼睛,隨后爬起身子探出床外咳出了一口濃血。

        秀山王輕輕扶著她靠在了床前。

        “小盳,你醒了,你感覺怎么樣?!”

        秀山王急切的問著。

        小盳睜開眼眸看著眼前的人最后又將目光定格在了秀山王臉龐。

        “秀山,你辛苦了。”她伸出還有些顫抖的手摸上了愛人的臉頰。

        一旁的霍長路和白井也是高興但還是控制住了自己,只能高興地傻笑著。

        “長路,小白,你們也來了,真好啊。”她虛弱的說著。

        “你剛剛醒來不要說話了,好生休息,等你好了我們再談。”秀山王扶著她躺下又喊來下人吩咐熬了一些養氣藥。

        “沒事的,我感覺體內有一股力量,好像要破境了。”她咬著牙支撐著身子坐了起來,又準備下床。

        就在她剛落地之時房間便充滿靈氣,一道磅礴的氣息從她的身體中傳出。

        “她要破境了,快!幫她!”霍長路眼看不妙,這破境的沖擊稍有不慎便會毀了她。

        “我來!”

        言罷,秀山王一步踏出來到愛人面前將之緊緊抱入懷中,“今日,你我夫妻二人共同渡過這劫,上次不能與你同苦,今日可不能再讓你一個人孤單了。”

        說完,他催動全身法力,準備吸收破境出現的靈力。

        盳女心滿意足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輕輕將頭枕在了他的胸口。

        原本緊張的氣氛一時間變的溫馨。

        有了丈夫的幫助盳女很快便破了境,到了真仙之境。

        秀山王將妻子扶回床邊又回退了幾步,全身靈力再次迸發。

        他原以為經受那么長時間的折磨境界早就下滑,卻沒想到就在剛剛吸收了一點破境時的靈力自己也要破境。

        “呵呵,長路,小白,我終于要踏出那一步了。”

        說完,他一步踏出走出房間,雙臂平伸,仿佛迎接著什么。

        “轟隆隆”

        天空中烏云密布,狂風卷積著云層來到他的頭頂。

        響雷轟鳴,一道閃電劈下。

        他穩穩接住。

        轟隆,又是一道。

        ...

        整整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劈在他的身上。

        若是之前他那番樣子絕對渡不過這仙劫,但此時卻不一樣,他有朋友有兄弟有愛人,這一切都足以支撐他渡過仙劫。

        雷劫消散。

        他揮揮衣袖,從空中落下,身上多了一股法力威壓,與之前的截然不同。

        “天仙了?”

        霍長路從房間走出滿意的笑著。

        他點點頭。

        當渡過仙劫,到達天仙境界時,可入天界修行或入天庭當個一官半職討個仙名。

        但荒州并非外面,只有仙劫不曾有飛升。

        所以,這荒州存在著一些境界高深的老妖怪,抖抖身子就能讓這荒州顫上三顫,只是常年隱世不曾出現罷了。

        “感覺怎么樣?”

        盳女走出再次撲向愛人懷中。

        “吩咐下去,今日大宴全城,并發出通告潑陽城與射陽城開戰!”

        一時間黃榜貼出,全城人為之沸騰了,之前所受的壓迫終于要拿回來了。

        不到片刻城主府便被堵得水泄不通,皆是有意助戰,其中不乏一些精英妖孽。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