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來世我為神在線閱讀 -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二十章:封神榜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二十章:封神榜

        潑陽城境內南北兩端各有一山,北邊為極山常年風雪覆蓋天氣寒冷,不適宜常人居住,但存在一些可御寒的異獸或是靈寶,為此亦有人犯險涉足。而南邊叫做岐山,雖無極山嚴寒但也因山外籠罩一層毒障也是鮮有人進入。

        秀山王很是激動,先是拱手道歉便就是著急進入房內,“白澤我知道在哪,心頭血我也可以給,你會不會煉制解藥?!”他看著秦抒情語氣有些焦急。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之前沒試過而且我需要煉丹爐。”秦抒情有些語怯。

        “煉丹爐我有辦法。”秀山王肯定的說道而后灑了一眼幾人,“我與那岐山之地有些不對付,你們揭榜便由你們幫我取來白澤眼淚,我秀山王定有重謝,哪怕是將潑陽城拱手相讓。”

        “城主言重了,本就是我們揭榜理應由我們前去,只是我們岐山并不熟悉,可否準備一張地圖。”靈缺說道。

        “沒問題!我會命人準備好一切。”說完秀山王便轉身離開。

        “呼”

        眾人出了口氣,真怕秀山王一個不高興把他們給滅了。

        “開什么玩笑啊,白澤誒,神獸誒,哪里遇的到。”宋不行吐槽道。

        “應該有吧,你們沒發現嗎我們在荒州里所遇到的異獸皆是山海經所記載之物,那白澤也是山海經里的神獸想必應該存在。”李不動說道。

        “沒錯,我認為可去。”靈缺開口,并不是他一定要為秀山王辦事,只是他雖心智缺失但心中看人卻是純凈,他觀秀山王心中并無戾氣只是為了妻子之事難免做的有些出格心中有了一絲惻隱,而且他心中有一件事要去驗證一下。

        近幾日來,靈缺已經成了幾人小隊的主心骨,雖然他境界不如幾人但卻心有八億天龍且為人正氣,就連他們這些天之驕子也是佩服。

        但靈缺卻從未感覺自己多么出眾,與親人分離同胞受難這都讓他難以接受他都咬著牙撐了過來,要說他為人正直或許就是心智缺失所表現出的固執吧。

        他雖一心求進奈何境界低微,原以為在東州之地神級天賦已屬翹楚但來此荒州后遇到的所有麻煩都是依靠別人解決的,之前與夔牛的第一戰僅僅一個照面就被重傷,而宋不行也與他并非同門不知何時就會被喚回宗門,屆時就剩他和秦抒情,外面還有虎視眈眈的風所至或者其他人讓他有些擔心。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修為。”他在心中念叨著。“對了,尋仙記!是時候看一看了。”

        到了晚上秀山王準備了宴席招待了幾人,酒桌上靈缺幾人也與秀山王敞開心扉促膝長談,才知白日秀山王對岐山之地忌憚的原因。

        岐山有白澤他之前就聽人說過,但卻不知道白澤眼淚可治夫人之毒。

        而多年前他曾與岐山中一人結拜,兩人親如兄弟無話不談也知曉了一些岐山中的秘密,但也在一次酒后向他人泄露了岐山之密,導致了岐山一次災難,雖然那人沒有怪罪于他但也從此再無聯系。

        從那之后這便成了秀山王的一件心事,境界修為也遲遲難以晉升。

        他心中有愧,而這次前去岐山尋白澤也是為了自己妻子的事情他心中情緒一時難以壓制竟落了下淚,愧疚與相思之情混在其中。

        翌日中午,靈缺正與秀山王對弈,侍衛來報東西已經準備齊全。

        秀山王看向靈缺后者則是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既然東西已經準備好樂,那我們也該出發了。”靈缺準備站起但想了想轉身捏起一白子落入棋盤中,瞬間處于劣勢的白子活了,猶如一條巨龍吐息席卷一切,不過靈缺在落子后便轉身離開沒有看到這種奇況。

        秀山王手中還拿著棋子準備下一子結束對弈卻發現自己原來一直被牽著鼻子走啊,“此子不簡單吶。”不知是指最后一子還是靈缺,說完他也起身走了出去。

        城主府外此刻正停著一輛攆車,這原本是秀山王每次出行使用的車子這次倒是便宜了幾人。

        “你這傻子怎么那么慢,等你好一會了。”宋不行從車中探出頭埋怨靈缺的墨跡。

        這次靈缺倒沒有踹他,不是因為他變的善良了,而是剛剛在上車時目光一撇瞧見了風所至。

        風所至抱著雙臂得意的笑了一下,而后上了身后的車。

        “看來你們這次有會麻煩了。”說著秀山王眼神撇了一眼風所至的車子位置。

        “無妨,跳梁小丑。”靈缺擺擺手。

        “姜黎,你和他們一起去吧,順便幫著靈缺小友解決一下麻煩。”秀山王將身后一名侍衛喊到身前。

        “是。”姜黎點點頭便縱身跨上車前,“駕!”攆車慢慢向前走了起來。

        秀山王看著攆車走遠后又轉頭看了一眼風所至的車,但對方似乎還沒什么動靜。

        秀山王有些輕蔑的笑了笑,剛剛風起他瞧見了車里的一個人,易玄光。

        射陽城主易成禮的心腹,從他來到潑陽城后便一直與這易成禮不對付,原因無二,原來潑陽城內勾當易成禮也有參與,而且易成禮一直以來都想要吞并潑陽城再去與實力強橫的連陽城爭一爭地位。

        “你們可以歇一歇,按照現在的速度還要十天左右才能到。”車門外姜黎說道。

        雖說時間有些漫長但對幾人來說已經算是挺快了,這攆車由三頭龍馬拉著,足夠日行千里,倘若幾人步行那真是等回來了黃花菜也涼了。

        正好趁著時間,靈缺準備參悟一下尋仙記。

        他坐在車后然后閉上眼意識進入靈臺內,金色海洋上浮現出一道小小人影正是靈缺的意識,他飛到尋仙記三個大字前慢慢伸手摸了過去,當接觸的時候瞬間一股力量將他吸引了進去。

        他來到一個地方,是一處軍營之中,而自己正身披鎧甲站在營中看著眼前的沙盤。

        “報!稟元帥!敵軍來襲!”

        “速派一營迎戰,二營包抄,三營準備迂回截住援軍!”命令從靈缺口中傳出。

        當他說完這些不由得愣了一下,自己成了元帥?怎么?剛剛不是在靈臺中嗎。

        他走出軍帳看著一個個士兵一路走到了陣前。

        “哈哈,姜子牙!你舍得出來了!”

        對面一個騎著獅虎獸的精裝男子喝道。

        靈缺有些失神他摸了摸自己的臉,是自己的臉啊,怎么成了姜子牙,是那主持了封神的姜子牙?

        對面幾名將領見到靈缺滑稽的樣子皆是哈哈大笑,“傳聞姜子牙謀略當世第一,又握有杏黃旗打神鞭神物,英明神武,今日得見卻是個慫包!”

        “大膽!姜元帥也是爾等評論的?!看法寶!”一名白袍男子聽后勃然大怒這就祭出了法寶與之相斗。

        再一恍惚間他來到了封神臺,此時正是姜子牙主持著封神大典,只見姜子牙身背打神鞭,手握杏黃旗,執封神榜冊封諸路神位。

        “看到封神榜了嗎?”突然耳邊一道聲音響起。

        驚得靈缺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帶他重新站好便看到當初方寸山里那個老者又出現自己面前。

        “前輩怎么會在這?”

        “呵呵,這只是我的一道靈識而已,助你習得尋仙記所留。”

        “那前輩為何讓我看到先前景象?”靈缺說著轉頭想指一下封神臺那邊但回過頭來眼前卻什么都沒有了。

        “那是封神榜。”老者笑了笑。

        “我這尋仙記正是當年我憑借一點封神榜靈氣所編寫,當尋仙記成書時便瞬間擁有了仙級道法的威力。”

        靈缺感覺手中一抖低頭便看見那本尋仙記出現在自己手中,“有何用?”

        “呵呵,雖不及封神榜萬一但也是個好東西,雖不能冊封神位但能冊封鬼位,當你境界成就仙位時便能展現它最大的威力,冊封鬼仙,而現在的你能將一些低級的靈魂收錄進來便是出眾了。”老者耐心的給他解釋著。

        他也聽得不差,這尋仙記可收錄鬼神為自己所用,若境界再高一階便可能收一些活物,這些東西收錄進尋仙記中成為自己的奴仆任自己隨意差遣。

        “這倒也不錯。”靈缺摸著有些破舊的尋仙記若有所思的樣子,“那封神榜呢?”

        “封神榜乃造化之物,可奪天道之力從新定制規則,可謂神級。”

        “那封神榜此刻在何處?”靈缺問道。

        “呵呵,太遠了,現在不是你能可及的。”說完老者便慢慢消散在了他的面前。

        當他再開睜開眼時又回到了靈臺中,三個大字慢慢沉入金色海洋中化成了金色海水,瞬間海水滔天,浪頭襲來,在最高的浪尖出一個金光被拋出,飛到了靈缺身邊,這是個金球,但他能感覺到這是尋仙記。

        當他伸出手想要觸摸金球時卻沒想到金球像是有靈性一般躲過了他的手,然后圍著他飛了幾圈后慢慢落到了他的手中。

        “尋仙記,好寶貝。”

        接著他催動尋仙記,瞬間金球張開化作一本巨大的書本,上面浮現著各種各樣的異獸或是妖怪鬼神,雖然只是浮影但也能感受到好像是真的。

        他心中一動,臨摹著之前蠪侄的樣子,而書中一道浮影出現也慢慢變得真實,最后血肉重生一直蠪侄獸出現在他面前,但少了之前的殺戮之氣多了一分怯意,小心翼翼的看著靈缺。

        “哈哈,真能行。”

        他原本只是想試試如何將這些東西收進尋仙記中,但剛剛就是想了想蠪侄的樣子就輕松做到了,那以后自己戰斗時根本不用自己出手這些幫手就足以幫他解決了。

        他又在心中臨摹著秀山王的樣子但這次卻失敗了,“嗯?怎么不行還是境界不夠?”

        他又試了幾次,最后又將之前看到的夔牛收了進來他才滿意的收了尋仙記,剛剛一試他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在尋仙記中共有九十九道浮影,而自己將蠪侄和夔牛收進來后就少了兩道浮影,他還以為能和封神榜一樣呢。

        就在這時他感覺自己身體晃動的厲害眼前的景象也慢慢模糊了起來。

        “靈缺!靈缺!快醒醒!”車中,宋不行見天色已晚準備叫靈缺吃些東西但卻怎么喊都不見醒來有了慌了神。

        “嗯?”靈缺緩緩睜開了眼睛。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