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來世我為神在線閱讀 -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十九章:潑陽城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十九章:潑陽城

        天色已經大亮,若是他們爬上一棵高樹便可看見遠方矗立的一座城池。

        但經歷了剛剛的事情后他們對于樹上有些心有余悸選擇了步行,休息了這幾天秦抒情的腳也已經好了,李不動也鞏固了修為,若是再催動法相便不會那么狼狽了。

        雖說他們的速度很快但對于這森林來說卻受了很多阻礙,待到傍晚時候幾人才能清楚看見城池的外貌。

        一道巨大的石拱門立于城前,懸著一道石匾刻著潑陽城三個字,但城門卻小很多,與平常城門相差無幾。

        幾人進入城內已經到了晚上,但城內氛圍卻是熱鬧非凡,來往人中還有一些通體透明泛著光的輕靈族,有獸人族等。

        看著眼前的異族靈缺想起了之前在青山鎮那件事,當日那妖重傷自己和白袍男子,他感覺在自己生命垂危之時受到了白袍男子的救治,醒來時青山鎮便遭了災難,他心里認為那惡妖要為此負上一份責,因此若是再見惡妖定斬他。

        但見這潑陽城,外面地勢惡劣異獸橫生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城內繁華,想到這靈缺心有感觸。

        雖是人妖相處但并未見任何人或妖心有抵觸,倒是熱情如友。

        眼見天色已黑,幾人還并未找到落腳之地而且靈缺被雷劈的渾身還是黑漆漆的,而且在笑的時候露出白白的牙齒讓人看了啼笑皆非。

        好在宋不行的師傅給夠了盤纏,只見宋不行從包袱中捧出一把上等靈石。

        這神州大陸交易早已舍棄的銅錢或是銀票,直接采用了靈石或是一些有價值的法寶交換,靈石則是最普遍的交易貨幣。

        雖然只有一捧但足夠幾人住一晚,若是盤纏帶的足夠出門便是酒館驛站那還試煉什么。

        宋不行和靈缺一間房,李不動和張不開一間房,秦抒情單獨一間。

        第二日早上,他們便早早起身,準備在進城中看一看,如今進來也已經不少時間了但卻沒有遇見一些同來試煉的同門或是其他人,總覺得不是辦法。

        幾人吃了一點早飯便起身離開,漫無目的的在城中游蕩。

        而昨晚靈缺也向店家打聽了一些潑陽城內的情況,這潑陽城主叫做秀山王,乃是一位境界極深的人物,當年從荒州之外而來,當時的潑陽城主極為野蠻,仗著自己是獸族實力強橫到處惹是生非,有一天在城中肆虐時遇到了秀山王,他見秀山王女伴生的標致便起了歹念,深夜將其擄走進城主府。

        但白天之時秀山王已經有了提防,也就前后之差便跟了出去,一路上來到城主府,扛著一桿重槍橫掃了城主府,還沒等那城主得逞便將首級斬下,而那一戰之后秀山王便取代了他的城主之位,并與那位女伴成了親,后親治潑陽城,成就了今日眼前的盛世。

        對于如此人物靈缺倒是很想見上一面,不僅人品出眾且實力強橫。

        這樣逛著逛著幾人來到城主府前,此時人群鼎沸,正圍觀著什么東西。

        “哎哎哎,咱們也去看看吧?”

        沒等其他人回答宋不行便鉆進了人群。

        “額...”

        “我想問一下李兄張兄,你們平時忍得了嗎?”靈缺看著宋不行真的是一腳踹死。

        想到這李不動和張不開露出一種相見恨晚的表情,就差點哭了出來“不瞞靈缺兄弟,我師傅在宗內特別寵愛他,誰都不能欺負,那么多長時間下來到養成了他這種性格,我們也很無奈啊。”

        雖然李不動和張不開口中說著宋不行的蠻橫,但語氣卻沒有任何嫌棄之意,就像是長輩在別人面前說著自己后輩的錯誤。

        “靈缺!靈缺!”這時宋不行從人群中鉆了出來,手中還拿著一道黃榜。

        “我把東西給你們拿來了,你們來看看。”

        聽到他的聲音原本吵鬧的人群轉過身靜靜的看著他一臉震驚。

        靈缺他們看到這種情況心中咯噔一下,“唉,宋不行你站那別動!我踹死你!”

        沒等宋不行反應過來靈缺就已經揣在了他的屁股上,“靈缺!你又踹我!我好心拿給你們看你們還打我!”他還很不滿。

        “就是你們幾人揭的榜?”這時來了幾個城主侍衛嚴肅的問著他們。

        “是啊,怎么了?”宋不行揉著屁股滿不在乎的說道。

        “哎呀,壞事了。”靈缺幾人搖了搖頭,為什么會遇到這種豬隊友。

        “跟我們進去吧。”

        侍衛將幾人圍住。

        張不開見對方來勢洶洶右手便摸上了身后背的錘,這時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轉頭看去李不動沖他搖了搖頭。

        “這幾人境界比我還要高,別沖動。”李不動在他耳邊細語。

        “喲,這不是靈缺嘛,怎么了?不會是惹到什么事了吧,還真是和你師傅一樣是個惹禍精啊。”

        這時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正是之前進來的風所至一伙人。

        “你們和他們一起的?”一個侍衛轉頭問道。

        “當然不是,只是湊巧遇到了,根本不熟。”風所至陰陽怪氣的說道,但更多就是在嘲諷幾人。

        秦抒情聽到風所至的話想要上前教訓他卻被靈缺攔了下來,便轉過頭不再理會他們。

        “若不是一起的就躲到一邊,城主府辦事外人不得干擾。”

        風所至也不是硬茬子,知道幾人不好惹便轉身離去但走之前還是陰沉的看了一眼靈缺他們。

        幾名侍衛將他們帶進城主府,而靈缺也在期間仔細看了榜上的內容,原來城主夫人在一年前不知受了何種毒,便昏迷不醒且渾身生寒若非秀山王找來炎陽之寶加以拖延恐怕早就一命嗚呼,而此次放榜便是尋找有能之才為妻祛毒。

        城主府內很大且裝飾極為豪華,幾人看了不僅有些疑惑,不是說秀山王清廉寡正怎么府邸之內如此奢侈。

        “各位不要誤會,這些都是上一任昏庸城主所留,之前比現在還要奢侈但都讓城主送了出去。”一名侍衛解釋著,態度也比之前好了很多,“幾位不好意思,實在是事情有些焦灼,望幾位見諒,倘若幾位對剛才不滿我幾人自會去城主面前請罪,但現在你們揭了榜應該是有辦法的吧?”

        “先讓我們看看夫人的情況吧。”靈缺回答著。

        幾名侍衛帶著幾人來到一個廂房外停了下來,一名侍衛走上前彎腰俯首,“稟告城主,今日有人揭了榜。”

        房內,一名面容清秀的男子正盤坐在一位全身覆蓋冰寒的女人身后為其輸送著法力,但卻不見效果。

        “知道了!”男子聽到后神色一喜慢慢收了法力,將女人放置在床上整理了一下衣冠便去開了門。

        門開之后眾人見到男子,清秀的臉龐卻夾雜著一點疲倦,想必是在為夫人的毒傷著急。

        “見過秀山王。”靈缺幾人俯首。

        此男子正是秀山王,他揮了揮手讓幾名侍衛退下,“就是你們揭的榜?”

        靈缺點點頭。

        “你們可知這不是玩笑。”秀山王語氣重了一些,周圍散發出一道靈壓。

        “可否讓我們看一下夫人傷勢?”靈缺說道。

        “呵呵,請進。”秀山王笑了笑,也收去了法力。

        頓時幾人覺得輕松了很多,皆松了一口氣。

        但也又緊了一口氣,若是進去后沒有辦法那就難辦了。

        幾人跟著秀山王身后進了房間內,一瞬間就被一股炎熱包裹住,額上流下了汗滴。

        “不好意思,我夫人受了奇毒需要這炎陽火爐續命,你們忍一忍吧。”秀山王有些歉意的說道。

        “不礙事的。”靈缺揮揮手表示還能堅持。

        幾人看到床上躺著一位青紗女子,但被嚴寒覆蓋著全身,另外身上經脈顯露出紫色顯然是中了什么毒。

        “看的出嗎?”靈缺轉頭問著身旁的秦抒情。

        他們幾人中也就秦抒情精通藥理,若連她也看不出那幾人就死翹翹了。

        秦抒情走上前仔細看了一遍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有點印象。”秦抒情開口道,“不過還需要仔細想一下,只是有點眼熟。”

        秀山王聽了身體一震臉上表情變化了一番然后露出了興奮,“真的?!”

        “嗯,有點印象的,但一時想不起來了。”秦抒情回答。

        “沒事,我這就吩咐下人為你們準備幾間客房,你們可在此休息。”秀山王喊了下人過來并吩咐打掃了幾間客房準備宴席,而后便高興的笑了起來。

        秀山王沒有再讓秦抒情會議,而是讓她們回去休息,只要能想起治愈之法便可。

        然后他在半跪在床邊握起妻子的手,滿含激動著說訴說著思念之情。

        幾人出來后靈缺走到秦抒情身邊附耳低聲問道:“是不是有什么問題?”

        秦抒情倒是一愣她以為自己裝的挺像的,沒想到還是被靈缺發現了,“嗯,有點棘手。”

        靈缺聽了皺了一下眉而后眼神示意幾人跟著自己進到了房間內。

        “怎么了?想起來如何治了?”宋不行問道。

        靈缺沒有說話只是轉頭看向秦抒情,剩下幾人的目光也看了過去。

        “我倒是知道這是什么毒只是這種毒不應該出現在世上才對啊”秦抒情低聲說道,接著她示意幾人坐下,“這種毒我在父親的一本書中見過,名為蟠龍寒毒,乃是蟠龍在極度哀怨的情況死去眼角所流的一滴淚煉成的,但蟠龍應該是神話中的啊。”秦抒情有些難以相信的說著。

        而此時幾人不知的是先前的那名帶頭的侍衛正在門外聽著幾人的談話,當聽到這些話后便悄悄了退了出去進了城主房間。

        “那為何之前不告訴秀山王,這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啊。”宋不行說道。

        “那是因為....我之前見過父親藏過一瓶這種毒而且已經是用完了的。”秦抒情聲音越說越小最后就細的聽不清了。

        “師傅在東州而且他上次來荒州的時候秀山王可能都還沒來呢你擔心什么。”靈缺在一旁安慰著。

        聽到靈缺的話秦抒情也覺得有些道理便慢慢抬起頭看著眾人,“其實這種毒的難纏之處就在于中此毒后惡寒纏身體內也藏有劇毒,若是貿然化了寒毒那體內參與的毒便會瞬間要了人命根本無可挽回。”

        “沒有辦法嗎?”靈缺問道。

        “有!傳聞用心頭一滴熱血和一滴白澤眼淚便可治愈。”秦抒情緩緩開口。

        “咚”的一聲,門被一股靈力沖開,門口站著秀山王。

        “我知道白澤在哪!”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