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來世我為神在線閱讀 -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十八章:尋仙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十八章:尋仙

        李不動和張不開已經慢慢退到了劍陣邊,但夔牛卻停下了動作。

        “該死,讓這畜生發現了!”張不開恨恨的說道,極為失望。

        “不怕。”靈缺擦干血跡站起了身子,他剛剛發現小夔牛不僅膽子小而且它的傷似乎還沒好,所以他準備賭一下。

        只見他疾步沖向前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腳將小夔牛踹到了眾人面前。

        這下便有了條件,“行啊傻帽,你這比以前聰明多了啊。”宋不行維持著劍陣打笑著。

        “哞。”大夔牛看著小夔牛低聲發出了一道沉悶的聲音,天空中的雨也漸漸大了。

        “再向前一步,再向前一步。”

        宋不行瞇著眼期待著大夔牛跳出最后一步。

        “啾啾”

        “哞”

        大夔牛終究還是向前跳了一下。

        “哈哈哈!這次你還不死!”說著宋不行左腳向前一踏大喝一聲只見劍陣瞬間擴大了一圈將大小夔牛都包圍著。

        宋不行這邊催動著法力,正好借助這雨勢可以稍稍提升一些劍陣的威力。

        一道道光閃耀化作一柄柄劍旋于空中,雨滴落到劍旁皆被吸引過去形成一股長長的漩渦包裹著劍身。

        “停下吧。”這時靈缺將宋不行攔了下來。

        “開什么玩笑,我一定要殺了它!”宋不行沒有答應。

        “師弟,停下吧。”另一邊李不動也開了口。

        他們沒想到雖是異獸但卻有真情,且原本就是他們先傷小夔牛,所以他們不愿看見這樣。

        宋不行見幾人態度堅決不由得便放開了手。

        “嗯?壞了!劍陣已成!”宋不行收回法力卻不見劍陣消失大呼不妙。

        幾道水流將夔牛困住使其不能動彈,而空中劍雨殺意卻更加強勢。

        “我去!”李不動握起劍沖入了劍陣,揮動銀劍想要將水柱斬斷,但水柱被斬斷卻又再次凝聚一起,眼看著劍陣將落幾人心中不禁有些著急。

        中間幾次宋不行和張不開想要進去幫忙卻都被李不動喝止住了。

        “啊!”李不動握著劍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卻不見絲毫效果,頭上劍陣已經凝聚到了最后關頭。

        李不動看著眼前的夔牛眼中竟落了幾滴淚,心頭一擰閉上了眼睛。

        “師兄要晉升了!”在一旁看著的張不開說話了。

        “什么!”幾人大驚,這不是找死嗎?劍陣馬上就成其威力可斬渡劫期夔牛,那李不動則更沒機會。

        李不動閉上眼靜靜站著,身上氣息則是滾滾大動,雨滴落到他身上都被彈開。

        “敕!”

        隨著李不動一道法決,境界已然入了分神境,而他身后又漸漸浮現出一道影子又慢慢化成了一只夔牛。

        “法相?”張不開說道。

        劍陣突然大動每道劍都發出嗡嗡聲音,瞬間落了下來,無盡的劍雨肯定會把夔牛和李不動殺死,這是外面幾個人所能想到的唯一結局。

        “吼!”

        當劍雨即將接觸到他們的時候一聲震天吼叫響起,是李不動身后那夔牛法相在吼。

        接著夔牛法相輕輕跳起然后落下,瞬間一道氣息席卷而來抗下了落下的劍雨,但劍雨并沒有消散,一道道漩渦努力想要鉆開這道屏障。

        “吼!”又是一道吼叫,這次是被束縛的大夔牛發出的。

        接著小夔牛也跟著吼叫。

        “吼!”夔牛法相又一次發出怒吼。

        這一次震碎了所有的劍雨,光劍化為光點消散于空中雨滴也盡皆落下,沒有了剛才的威力。

        呼,李不動松了一口氣便口吐鮮血眼一翻昏了過去。

        此時已是第二天,夔牛也已離開,走時還有些依依不舍。

        不過夔牛走之前為他們指了正確的路線,不然照他們的走法除非將荒州繞一圈才能到達城鎮。

        他們走了四天時間才走出了平原,來到了一片森林前。

        天色也晚而且幾人帶的食物也已經完了,雖說他們不需要太多食物但幾日消耗太多難免有些吃力,更何況像宋不行那樣,沒了肉能行?

        宋不行找了一棵幾人環抱的參天大樹準備在這上面將就一晚上。

        而這晚對于靈缺來說卻又注定不平凡。

        睡夢中,他感覺自己身體輕盈,起起伏伏好似在天上,還有幾絲微風拂過他的臉龐。

        當他睜開眼時看見自己在天上不免大叫但看四周早已沒了其他人身影,自己還在往上飛,他以為這是夢。

        當他再次睜開眼時并沒有回到地上而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這里霧氣繚繞,靈氣充沛,就算是呼吸間都是陶冶情操。

        “呵呵,終于要開始了。”此時地藏殿內正在打坐的地藏王菩薩緩緩的睜開了眼溫柔的撫摸著身旁的諦聽。

        他向前走了一段距離看到了一道階梯,一百級左右。

        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踏了上去,頓時他感覺有一股力將他推向上面,當他來到臺階之上時向后再看卻已是茫茫云彩已無臺階蹤影。

        面前出現一道木門,兩扇門都已經舊跡斑斑,在門的右邊有塊斜立的石碑,刻著方寸山三個字。

        吱嘎,木門緩緩打開。

        靈缺微微愣了一下但還是走了進去,在他心中一直以為這里是夢。

        里面很空闊,左邊有幾座已經殘破的閣樓和大殿,在他眼前有一棵樹,很荒蕪孤零零的立在此地,而樹枝上沒有一片葉子倒是有一顆果子。

        “你來了。”

        一道聲音響起。

        只見在樹旁有一位老者盤坐在黃色蒲團上,右手還握著一把拂塵。

        “我?”靈缺指了指自己然后看了看周圍。

        “是你。”說著老者站了起來黃色蒲團也消失在了眼前。

        看著靈缺有些吃驚的看著蒲團消失的地方他笑了笑“想學嗎?我教你。”

        靈缺聽了臉有些紅,的確剛才的一幕很神奇,但讓人看穿更是尷尬,他不免轉頭看向了那棵樹。

        看著那唯一的一顆果子有些失神。

        “這是一棵菩提樹,那是菩提果,你想吃嗎?”老者揮了一下拂塵果子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接著遞給了靈缺。

        靈缺也沒有客氣接過果子放入了口中,瞬間一道甘甜沖入口中沒等他咀嚼果子便消失在他口中。

        “這叫菩提果,菩提樹一生只結一顆,這棵菩提樹已經活了一萬年,就在你剛剛進門的時候它突然結果了,想必是在等你。”老者微笑著說著,“說到這你可比那猴子幸運多了。”

        “誰?”靈缺來不及考慮便開口問道。

        “呵呵,沒什么,一個弟子。”老者依然微微笑著,好像一點也不心疼菩提果,那可是等了一萬年才結的果。

        “這是夢嗎?”靈缺咂了咂嘴吧像是在回味著果子的味道。

        “是夢。”

        靈缺微微點頭,像是接受了這個回答。

        “前幾天你差點被一直夔牛吃掉。”老者平淡著說道。

        靈缺點點頭,“它太厲害了,聽李兄說那可是渡劫期修為的異獸。”

        “你想變的更強嗎?”老者背對著他看著面前的菩提樹。

        “嗯!”

        靈缺重重的點點頭。

        “為了什么?”

        “為了我想保護的人。”

        “呵呵,這話頗有那猴子當年風采。”

        “誰?”靈缺問道。

        但老者并沒有再回答,眼神有些失落。

        他轉過身神面對著靈缺然后慢慢從袖中拿出一本破舊不堪的書。

        封面也已經快要看不清了,隱隱可以認出上面寫著《尋仙記》。

        “拿著吧,你日后會用的到的,對于你現在的境界大有裨益。”老者將書放到靈缺手中然后再次轉過了身。

        靈缺道了聲謝,便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書,瞬間腦袋一陣炸裂好像有無數文字涌入了自己腦中接著游遍全身進到了靈臺中化作了三個金色大字—尋仙記。

        頓時靈臺內波濤洶涌隨著海水翻滾水的顏色漸漸變成了金色。

        “記住,你靈臺藏海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會對你有危險。”老者吩咐著,看著神情有幾分嚴肅。

        靈缺點點頭。

        “這本《尋仙記》乃是我當年參悟《搜神傳》編寫出的,也算是一道仙籍。”

        老者看著他繼續開口道:“此法需要你用心參悟,共分三層每一層都需要極大法力維持,且小心使用。”

        “呵呵,老倌你這來了位稀客啊。”空中一聲渾厚的聲音響起。

        沒等靈缺反應過來,一位仙風道骨身穿青色道袍的老者出現。

        “你不是也為了他而來。”老者對著他說道。

        “呵呵,倒也算是。”這位老者并沒有拖拉而是從懷中拿出一個金色圈圈遞給了他,“本尊者托你捎一件東西,將它送給宋不行。”

        “嗯。”靈缺點了點頭將那東西拿在手中,突然那圈圈縮小了很多縮到了一個手鐲大小便停了下來。

        “你不用告訴他是何人所贈,或者可說是你送于他的。”老者叮囑道。

        這時四周響起鐘聲,狂風大作。

        “好了,你該走了,出門后順著階梯一直走下去就可以。”

        靈缺也沒有多問什么,他依然以為這是個夢,不過倒是聽話走出門后便順著階梯一路向下走,每當他走出一步后面的階梯就消失一階。

        “呵呵,菩提他們好像生氣了。”

        “唉,太乙啊,你說我們能等到嗎?”

        語盡,兩人身影消失在了原地,狂風襲來將整座山的東西都卷起摧毀。

        不知走了多久當他有些失神時突然踩空了一步掉了下去。

        “啊!”他一下坐了起來,額頭上滿是汗珠。

        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和樹枝上熟睡的幾人他松了一口氣。

        “嗯?!”當他低頭的時候猛然看見自己手中竟然握著一個金色的手鐲,這不正是那老者給他的嗎,瞬間他驚出一身冷汗。

        他再次感受著自己的靈臺,看見里面金色海洋和三個金色大字藏于內不免有些咂舌。

        這時天上烏云凝聚,陣陣悶雷響起,

        他感覺此時身體有些發燙,體內法力充沛欲有沖破之勢。

        空中咔嚓一道響雷,驚醒了熟睡的幾人。

        幾人揉著惺忪的雙眼看著靈缺一臉震驚的呆在那。

        空中雷聲依然沒有消散,轟隆隆像是在積攢力量。

        又是咔嚓一道雷落下,劈在了旁邊的樹上。

        “呀!快走這樹上不能待了,搞不好下一次就劈咱們了。”宋不行心有余悸的說道。

        就在幾人剛落到地上,轉頭看見樹上的靈缺還在發呆時便要開口叫他,突然有一道雷劈下落在了靈缺身上,瞬間靈缺被淹沒在雷中。

        “靈缺!”宋不行大驚失色想要上去卻被張不開抓住攔了下來。

        “靈缺!”秦抒情也是嚇白了俏臉,嘴唇都有點顫抖。

        “哈哈哈,終于升境界了。”這時樹上響起了靈缺的聲音。

        此時的靈缺全身衣物已經破爛不堪,只有手中的金色手鐲經過雷劈卻越發變的閃閃發光。

        這一棵參天巨樹經過這一次災劫也變的傷痕累累,恐怕需要多年才能恢復了。

        靈缺跳了下來,走到幾人面前撓了撓腦袋嘿嘿笑了幾聲。

        “諾,給你的。”

        見宋不行靠近便伸手將金色手鐲遞了過去。

        宋不行并沒有在意這金色手鐲只是順手接了過去揣在了懷中然后仔細觀察著靈缺,發現并沒有受傷才松了一口氣。

        “你小子行啊,這都能讓你升境。”李不動笑著錘了一下他的胸口,卻意外發現靈缺的身體強度簡直變態,從剛才的感覺中和夔牛的肉體強度不差多少。

        “嚇死我了,你沒事吧。”秦抒情見他沒有事沖上前抱住了他,就在剛剛如果靈缺死了那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