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來世我為神在線閱讀 -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十七章:第一戰

第一卷:劍指神州 第十七章:第一戰

        “夔牛?”

        靈缺有些意外,為何這些異獸皆出現于此,顯然是荒州隱藏著一些秘密。

        傳聞東海有座山,名叫流波山.此山距海岸約七千里.山上有一種獸,形似牛,全身都是灰色的,沒有角,只長了一只腳,每次出現都會有狂風暴雨.它身上閃耀著光芒,似日光和月光,它的吼聲和雷聲一樣震耳.這種獸名夔,后來有人捕到了這種獸,用它的皮制成鼓,并用雷獸的骨頭做鼓槌,敲擊鼓,鼓聲響徹五百里之外,震懾敵兵,威服天下。

        “一只小小的夔牛算什么,我們昨天還差點宰了一只它要跑的慢點今天就吃它。”在一邊大口啃著肉的宋不行不以為然的說道。

        靈缺聽完渾身一涼,他感覺很不妙,似乎這夔牛就是來尋仇的吧。

        遠處嘶吼聲不斷,一個吼聲震天一個氣息虛弱,但戰斗卻沒有停止。

        約有一炷香時間靈缺幾人也已經收拾妥當準備休息,遠處戰斗似乎也已經分出勝負。

        因為有畢方血在周圍便沒有留下守夜的各自找了一塊干凈地方很快睡了過去。

        凌晨時分天色正凉,天空下起了下雨落在了靈缺的臉上,他感覺臉上    有水珠滾落,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唔”他還沒出聲便被李不動捂住了嘴巴,示意他不要出聲然后又努努下巴,就在幾十步外的地方,一只獨腳怪物在撕扯著地上奄奄一息蠪侄的血肉,只見蠪侄動了動身子便閉上了眼睛,再看夔牛身上也有一道很深的傷口,正汩汩的流著鮮血。

        夔牛好像是很饑餓大口撕扯著蠪侄的血肉然后抬頭吞入腹中,眼睛余光還掃視著周圍。

        幸好火堆也滅了幾人的位置也處在幾個土堆后面,算是遮擋住了他們的身影。

        李不動松開手小心翼翼的去喊醒其他人,最后只剩了宋不行他還在酣然大睡時不時傻笑幾聲。

        要是秦抒情他倒是憐香惜玉了但對于宋不行來說根本不用客氣,他一腳踹了過去。

        就在睡夢中快活的宋不行被突然一腳踹醒剛要大發雷霆就被靈缺按在了地上,雖然宋不行比他的境界高,但他感覺像宋不行這樣的他能打三個。

        宋不行瞥見了遠處的夔牛瞬間安靜了下來,李不動和張不開看了沖了靈缺伸出了大拇指,要知道宋不行在乾清院里可是橫著走的,他師傅別不想簡直把他當成了親兒子,那叫一個寵啊,也只有靈缺敢這樣一腳踹過去,換做別人早就被拆散架了。

        “這夔牛實力極為強橫啊,連我也看不出它的境界。”李不動皺著眉低聲說道。

        就在幾人商量著對策時不遠處又蹦跶來一只小夔牛獸,只有一個成年人大小,但比眼前這兇殘的大夔牛小太多了。

        “啾啾。”小夔牛獸像是很膽小的樣子,只敢一點一點靠近,見大夔牛獸沒有反應便低頭撕扯起蠪侄肉,但也可能是咬不動咬了兩下便聽了下來接著又啾啾了兩聲。

        大夔牛獸低頭看了看它接著咬下一塊肉放到了小夔牛獸面前。

        “這不就是昨天那只夔牛嗎?”宋不行看著那只小夔牛獸差點叫出了聲。

        可能是他的聲音大了一些,正在進食的大夔牛停了一下轉過頭嗅了幾下,接著發出了一聲震耳的吼叫。

        靈缺左右觀察了一下地勢,發現除了身前的幾個小土堆之外便沒有其他遮擋物,這一眼無際的平原不知何時才能走到頭,況且秦抒情的腳還沒有痊愈,而近處便是夔牛之險,真是進退兩難。

        幾人看著正在進食的夔牛沒有停下的意思,便出了一口氣然后背靠著土堆坐到了一起。

        “幸好剛才睡覺的時候沒被這東西發現,不然現在我們幾個也已經進了它的肚子了。”宋不行訕訕說道。

        說到這幾人全都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他,好像意思很明顯剛才如果被發現就是你自己作的。

        不過宋不行并沒有看到,他不知從何處摸出來一塊肉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大口吃著。

        這幾個人現在是真想一腳踹死他。

        “啾啾!”突然幾人頭頂之上響起聲音。

        他們抬起頭看見那只小夔牛正在瞪著他們尤其看到宋不行簡直是要氣炸,這不是昨天打我那家伙嗎!

        “哎呀!”靈缺無奈的搖搖頭然后一腳踹到了宋不行屁股上將他踹出幾米遠。

        解氣真解氣!不由得李不動和張不開又豎起了大拇指。

        “靈缺你個傻帽!又踹我!”宋不行拍了拍屁股心疼的揉了幾下。

        這邊從小夔牛發現他們時便已經將大夔牛呼喚了過來,只見大夔牛一只腳很靈活加上身體龐大幾下便到了眼前。

        “吼!”大夔牛發出怒吼。

        瞬間便感覺一股靈力壓力蓋了下來,直壓得幾人紅了臉。

        “怎么辦?”靈缺大聲問道。

        “布陣!”張不開想起臨來時別不想給了他們幾道陣法圖,以備不時之需。

        接著他和李不動轉頭看向了宋不行。

        “嗯?你們看我干嘛!”他還很不滿意。

        “陣圖!”張不開沖他大聲喊道。

        宋不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點了點頭,確實,老頭在來的時候給他塞了幾張陣圖。

        他掏出包袱在里面快速翻找,丟出一堆東西都不是陣圖。

        秦抒情看著包袱中被丟棄的東西很是汗顏,這比自己老爹還過分啊,那些東西不要太多好吧。

        “啊!找到了!”

        他從包袱中拿出幾張羊皮圖。

        不過夔牛發現了他們的想法低下頭便啄了過去,好在靈缺一直防備著提醒其他人躲開了第一次攻擊。

        但夔牛卻也不傻,發現自己攻擊沒什么效果便再次張開口,口中法力匯集一道靈球砸了下來,幾人再次勉強躲過。

        秦抒情腳傷未好這兩次躲避更是加重了崴傷,此刻腳踝處已經腫起來。

        靈缺趕忙將她背了起來,不顧她的責怪一次一次躲著攻擊。

        另一邊小夔牛站在旁邊看著受挫的幾人倒是高興的唧唧叫著,讓人聽了好不討厭。

        “火陣?不行。”

        “土陣?不行。”

        “落石陣?不行。”

        一旁的宋不行看著手中的陣圖露出失望的表情。

        大夔牛獸好像挺享受撲捉幾人的樂趣,沒有全力進攻只是戲弄著幾人,搞得幾人很狼狽,它則仰天吼叫像是在炫耀。

        “這畜生很得意?”李不動手持一把銀色長劍身形飄忽,尋找每一個可以攻擊的機會。

        張不開也是握著一柄黑金圓錘不停地躲避或是進攻。

        “找到了!覆水劍陣!”宋不行終于找到了滿意的陣法。

        “我需要時間!”宋不行手握陣圖沖著幾人喊道。

        然后他便走到一旁按照陣圖所示布置著陣法。

        “能攻擊到它的傷口嗎?”這時靈缺看向了大夔牛背上的傷口。

        李不動和張不開也看向那道傷口,的確是個好辦法,剛剛他們倆一些攻擊都沒有效果只能怪夔牛皮太厚,根本傷不了分毫。

        靈缺看著狼狽的兩人后將秦抒情安置在了一處暫時安全的地方,然后向宋不行要來了他的輕光戟,便加入了戰場。

        可兩邊相差太過懸殊,最強的李不動也才有元嬰巔峰境界,而大夔牛卻是渡劫期修為,一層境界之差便是天地之殊更何況差了那么多。

        坐在地上的秦抒情也是看著著急但無奈腳傷未好,不過在他低頭時卻看到地上幾株青草有了主意。

        那是種毒草,雖不致命但卻能讓中毒者疼痛難忍,生不如死。

        她努力回憶著關于這種毒草的記憶,然后慢慢拿出東西準備調制一些毒藥。

        靈缺只有迎氣境界雖說身體強橫無比但遇到這種異獸卻還是無從下手,他只能偶爾參與一下攻擊其主力一直在李不動和張不開這里。

        能用什么?他也在想,打又打不過吼也吼不了。

        “靈缺!接藥!”這邊秦抒情已經調制出了一些毒液然后丟給了靈缺。

        靈缺看了一眼手中的毒液又眼露溫柔的看了一眼秦抒情,他沖著李不動和張不開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毒液丟了出去。

        張不開接住毒液然后跳起準備將毒液撒進夔牛傷口卻被夔牛甩過獸頭撞了出去。

        好在張不開在最后一刻將毒液再次丟給了李不動,他身形一晃來到夔牛背上沒有猶豫便將毒液撒了下去。

        “吼!”夔牛傷口接觸到毒液瞬間痛的嘶吼,雖然只是一點藥量但足以讓它疼上半天了。

        夔牛雙眼變的血紅鼻息加重牙齒也咬的作響,這次它生氣了。

        “好了!”這時宋不行大聲喊道,“將它引過來!”

        就見宋不行站在那然后催動法力引動陣法,地上的圖畫也隨著他的動作亮了起來瞬間一道陣法即將完成。

        幾人正期待著看著宋不行的時候突然光亮慢慢消失了,眼前又恢復了昏暗。

        “嗯?怎么回事?”宋不行低頭看了看,“應該是對的啊,我就是按照陣圖畫的啊。”

        他再次掏出羊皮圖然后尋找疏漏處,“我知道了!你們再撐一會!我這次一定成!”

        幾人的心情好沉重,遇到這樣的隊友還能怎么辦?當然是選擇原諒他了。

        “來了!小心!”就在幾人分神之時夔牛發動了進攻,一道攻擊打中了靈缺身上,就在他飛出去的時候嘴中吐出一口鮮血。

        “上!”看到靈缺受傷李不動有些生氣,握著手中的劍便再次進攻。

        每次劍就要斬到夔牛傷口處就被它躲了過去,氣的他牙癢癢。

        靈缺重重落在了宋不行一側但鮮血沾到了陣法上,瞬間陣法金光四現。

        看到這宋不行也是恍然大悟,“這覆水劍陣乃是殺陣需以鮮血祭之才能使其成功。”

        “快!快將夔牛引進來!”

        李不動和張不開聽到身后宋不行的聲音便改變了攻擊方式以退為進想要將夔牛引入陣中。

        但夔牛不傻,他見宋不行腳下金色乍現,一道房屋大小的圓形陣法正閃閃發光。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