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是首富繼承人在線閱讀 - 第二百六十六章:懲罰

第二百六十六章:懲罰

        “蘇牧!?”

        校長扶了扶老花眼鏡,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校長,我是蘇牧。”

        蘇牧微笑著走上前扶住了校長。

        “校長和這家伙居然認識?”

        沈大平整張臉僵住,雙腿驀地有些發軟。

        “也許這個蘇牧只是一個成績優秀的學生呢?”

        這個念頭一起,沈大平慌亂的心又安穩了許多。

        只要蘇牧不是豪門子弟,那他就不怕。

        “南江十大公子,沈騰飛、杜佳南、歐陽青龍……”

        沈大平掰著手指頭數,數完十個數也沒數到蘇牧這個名字。

        “沒錯啊,南江十大公子里面,的確沒有蘇牧這個人。”

        原本緊張得窒息的沈大平,慢慢放松了下來。

        蘇牧既然不是十大公子,那他怕個屁啊?

        就算蘇牧有點靠山,那又如何呢?誰還沒個靠山了?

        “小沈,你剛才說蘇牧同學目無尊長,這是怎么回事?”

        這時,校長質問道。

        “校長是這樣的……”

        沈大平把準備好的話說了出來。

        “校長,蘇牧同學這種行為必須嚴懲,要不然學校里必定會盛行不尊師長的風氣啊。”

        沈大平勸道。

        “是這樣的嗎?”

        校長和藹地望向蘇牧。

        “的確如此,”蘇牧點頭,“不過這位老師似乎忘了說,在我頂撞你之前,你對我態度有多惡劣?”

        “沈大平你敢欺壓蘇牧?”

        校長眼里頓時騰起怒火。

        “校長,我沒有啊。”

        沈大平委屈,他剛說了那么多,結果校長充耳未聞,可蘇牧就說了一句話,校長就對他目露兇光。

        這算怎么回事啊?

        “哼。”

        校長大手一揮:“你不用說了,明天你不用來學校了。”

        “握草?”沈大平直接懵逼。

        就因為蘇牧的一句話,校長就要把他辭退?

        難道蘇牧是校長私生子嗎?

        這個時候,一個高挑的身影走了過來。

        “發生什么事了?”

        來人乃是一個中年女子,面相刻薄,乃是南江大學的副校長之一。

        “副校長,你得為我做主啊。”

        沈大平連忙向副校長求助:“校長要把我開除啊!”

        “開除?”

        副校長秀眉一蹙:“校長這是怎么回事啊?”

        “哼,沈大平欺辱學生,這種人如何能留呢?”校長霸氣道。

        “欺辱學生?校長,沈大平欺辱誰了?”副校長眉頭皺得更緊。

        “蘇牧!”校長說道。

        “誰?”副校長頓時露出驚容,“蘇牧?你是說……那個蘇牧?”

        “副校長,就是我。”

        一直站在陰影中的蘇牧走到副校長的視野中。

        “真的是你!”

        副校長的臉頓時蒼白不已。

        “副校長?”

        沈大平滿臉疑惑,還不知道蘇牧這個名字意味著什么。

        “閉嘴。”

        副校長冷喝:“沈大平,你人品大有問題,趕緊收拾東西離開南江大學吧,以后都別讓我再看見你。”

        聞言,沈大平如遭雷轟,一下子愣在了當場。

        “還不快走?”副校長呵斥。

        “為什么?”沈大平一臉的不服氣,“這個蘇牧并不是南江十大公子,為什么因為他一句話,我就要離開南江大學?”

        “難道,”沈大平陰森道,“他是校長的私生子嗎?”

        周圍安靜了兩秒鐘。

        緊接著。

        啪——副校長抬手一巴掌落在沈大平臉上。

        “沈大平,你在胡說些什么?”

        副校長驚恐道:“你知道蘇牧是誰嗎?南江之王!”

        “南江……之王?”沈大平目瞪口呆,“這個蘇牧,難道是流傳在南江各地的那個傳奇?”

        “不然呢?”副校長惶恐。

        沈大平驚成了泥塑木雕。

        難怪蘇牧那么霸氣,原來蘇牧竟然是南江傳奇。

        難怪他沒在南江十大公子里找到蘇牧,原來蘇牧乃是南江之王,地位超出南江十公子不知多少!

        “他竟然真是傳說中的那個人。”

        沈大平看著蘇牧,悔不當初。

        剛才校長念出蘇牧名字時,他還以為只是同名同姓呢,畢竟他了解過,蘇牧早已離開南江,現正在京都混得風生水起呢。

        沒想到,蘇牧竟悄然回來了。

        “你趕緊走吧。”副校長緊張地催促道。

        “真的沒有挽回余地?”沈大平不甘地問道。

        “還有什么余地?趕緊滾!”副校長有些不耐煩了。

        聞言,沈大平即便在不甘心,也只能低著頭落寞而去。

        “蘇牧同學,真是不好意思啊,你剛回來就遇到這么一個敗類,以后我們大學招人,一定會更加嚴要求高標準。”

        副校長對蘇牧賠笑道。

        “是么?”

        蘇牧玩味地看著副校長:“這位沈老師和你,應該早就認識,并且關系不一般吧?”

        “啊?”

        副校長方寸大亂:“蘇牧同學,你開什么玩笑呢?”

        “開玩笑?”

        蘇牧諷刺一笑:“剛才這位沈老師,為什么會問你是否真的沒了余地?在這種時候,一般人只會問自己的靠山這種問題吧?”

        “蘇牧同學,你、你別開玩笑了。”副校長強顏歡笑。

        “呵呵,是不是在開玩笑,查一查就知道了。”

        說罷,蘇牧轉頭對校長說道:“校長,那位沈老師是誰招進學校的呢?”

        “好像就是劉副校長。”校長道。

        “這……這并不能說明什么吧。”劉副校長故作鎮定地說道。

        “的確不能說明什么,”蘇牧點頭,“不過,只要再查查劉副校長你和那位沈老師的關系,一切不就都清楚了嗎?”

        說著,蘇牧便拿出手機:“我給凌柳姐打個電話,相信結果很快就會出來。”

        聽到這話,劉副校長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對不起,是我錯了。”

        劉副校長低下頭失聲痛哭:“我是沈大平的小姨媽,所以才把他塞進了南江大學。”

        “校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劉副校長乞求道。

        “你求我沒用。”

        校長搖頭。

        劉副校長當即看向蘇牧:“蘇牧同學,哦不,蘇少爺,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肯定不會再有下次了。”

        蘇牧嘆了一聲:“劉副校長,做錯事,肯定要受懲罰啊。”

        “你先下去吧,對你的懲罰,我和蘇牧同學商量過后再通知你。”

        校長揮手道。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