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惡毒女配日常在線閱讀 - 第三百六十一章、出其不意

第三百六十一章、出其不意

        因為黃芷柔這通電話悶堵起來的心情也因為祝彧那邊噼里啪啦的鍵盤敲擊聲而稍稍平復。掛了電話,晏安順道去了衛生間,仔仔細細地洗了手,想通過洗手來重新整理心情。

        用紙巾擦拭著手從衛生間出來,一沒注意,差點撞到進門的人。晏安急忙退后幾步,道歉。

        “怎么搞得……”對方煩躁地埋怨著。

        差點撞到的人高個,肩寬,背厚,長了一張晏安叫不出名字來的熟悉面孔。能在上官云頓開得餐廳里碰見,想來也是演藝圈里的人。晏安正在絞盡腦汁搜索著面前人的名字,就聽對方先開了口,說:“你是那個小明星?”

        因為撲面而來的惡臭酒氣,晏安急忙地又往后退了幾步。對方往里走,順手反鎖上了身后的門,說:“電視上照片上看著跟假人一樣,沒想到真人看著還挺自然?”說著,一只手就伸了過來想摸她的臉。

        晏安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現下比起驚慌來說,更多的還是詫異的感覺占了主導。平常生活中她也會被人夸長得好,但她一直都把這些話當做social里的客套,應對的方式一向都是靦腆笑笑,沒想到這會兒真就有人會說著這樣話的同時跟她動手動腳。

        眼見著那只油膩的手快摸上她的臉,晏安反應過來又往后躲,同時警告出聲:“請您自重!”

        “哎喲,還裝起來了?搞得我好像不知道你們這些小明星在想什么一樣?”

        “您喝醉了。”

        晏安不想再計較下去,只想繞開他趕緊出去,可對方一個步子邁在她面前,高大厚實的身子一下就擋住了她全部的去路。

        晏安明白這種情況下千萬不能慌張,她抬頭,冷眼問:“你這是什么意思?”

        “別裝了。”這人說:“我今天心情好,你開個價。”

        “你!”晏安在心里跟自己說姑且忍一忍,這要正面沖撞起來十個自己都不夠他打的。她說:“我能先回去拿包嗎?”

        “那么麻煩做什么。”

        晏安想要溜走的衣領被拎住,她攢足力氣準備放聲的一聲吶喊也被這人帶著濃郁煙味的手給捂住。在她被惡心反胃感覺充斥的當下,這人拖著她就往男衛生間去。

        晏安用盡全身力氣扒住了洗手面盆,她感覺緊繃的手指都要折斷,然后被對方一個個掰了下來。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好處,回頭我就推薦你去大導演的大電影里演女主角!”

        放他媽……!

        他要是能有那么大本事,何至于晏安到現在都想不起他的名字。

        對方撕扯著她的手越來越用勁,晏安都能清晰聽見腳跟摩擦在地板上的聲音。掙扎中,她手里一直緊握著的,作為她最后保險的手機也被搶走,在萬分懼怕緊張的情況下,晏安在慌亂中摸到了一個冰涼堅硬的東西。

        感覺對方抽了一只手來掐她的下巴,晏安抓緊機會,拿著手里摸到的東西就朝著他后腦勺砸去。

        很厚重的一聲悶響被淹沒在面前人捂頭的痛哼聲中。晏安終于得以甩開他的手,也是這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手里拿著的東西是大理石質地的皂碟。

        面前人看上去酒醒了不少,伸手摸了一下后腦勺,摸到了一手的血。他雙眼通紅地瞪著晏安,怒吼:“你他媽居然敢打我!”

        晏安二話不說,揮舞著手里的皂碟又給他臉上來了一下,她眼睜睜看著他鼻血飛濺出來,她抓住機會,又往他膝蓋位置狠踹了一腳。這人半跪在地上,一手捂著后腦一手捂著膝蓋,晏安看勢,又給他臉上甩了一巴掌。

        “你跟誰這么說話?”晏安回頭,看見鏡子里的自己也是雙眼通紅滿臉戾氣的樣子,她問:“跟誰在這裝呢?”

        這人把她當什么了跟她這樣說話!

        “你死定了!”這人一張嘴,就有血沫混合著口水流出,晏安覺得惡心得不行,深知這會兒能從他手里占到便宜完全是因為他醉酒和她出其不意的原因。深知這個道理,她急忙從他手里搶過自己的手機。正好,電話也在同一時間響起來。

        “也沒說要讓你付錢,你就這么急著逃賬?”袁磴散漫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

        晏安深吸了幾口氣,說:“我這有點麻煩,你可以和上官老師過來一趟嗎?”

        “你在哪?”袁磴聲音立馬就變了。

        掛了電話,見面前人掙扎著要站起來,晏安當即又給了他小腿一腳讓他趴回去。在這個時間里,她去旁邊的男女衛生間都看了一眼,果然是一個人沒有。

        袁磴是跑著進來的,因為地磚光滑的原因,進來的瞬間差點滑倒。他用晏安見過最嚴肅的表情看著眼前的一切,問:“怎么回事?”

        “他手腳不安分,我在保護防衛的情況下……”

        “行了。”袁磴著急地打斷她,說:“知道了。”

        這個時候上官云頓也趕了過來,他看著面前的情況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住驚呼,問了和袁磴一樣的問題。

        “沒想到你還做這個人的生意。”袁磴冷聲道。

        上官云頓走過去看一眼,忙回去反鎖上門,驚訝道:“張掣?”

        上官云頓說出張掣這個名字晏安就想起了他是誰。圈子里一個風評挺不好的演員,之前演過幾個角色還算有點名氣,不過這些年轉行做了制片人,出品了幾部大火的電視劇。

        難怪之前敢跟她那樣大言不慚呢。

        張掣這會兒看上去已經完全酒醒,他看見上官云頓,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說:“報警!”

        上官云頓轉身回來看晏安。晏安說:“我還沒說話呢,他居然還敢主動說報警?”

        “不能報警。”袁磴冷靜道,“這事不能張揚。”

        “為什么不能張揚?我又沒錯。”晏安不理解地問。

        “你是沒錯,但要有風言風語漏出去,說你在衛生間差點……你以后名聲怎么辦?”

        “他犯罪的人不怕名聲受損,我一個受害人反倒要擔心這個,這是什么道理?”晏安怒問。

        “可你是藝人,是女藝人,是年紀還輕的女孩兒。”袁磴看她,說:“這些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