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其他小說 - 學霸,你家渣爺又犯病了在線閱讀 - 256:你都不想我!

256:你都不想我!

        “怎么會?我只是在表達我的決心而已!”寧祈的語氣依舊平靜,似乎并不是在跟寧老爺子對抗一樣。

        “你……你好,你可真是我的好孫子!”原本剛強的寧老爺子,忽然就染了一身頹喪,這樣的決心,他還能怎么辦?讓他在帝京待不下去?讓他在國內無法立足?那把他逼出國?寧老爺子知道,上面的人,比他更不希望寧祈出國。

        “爺爺,我成年了!”寧祈再一次重申,再也不是當初那個身不由己的高中生了!在如同蹲監獄一般的治療過程中,寧祈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如果當初,他被送走之前,能見一見百里燦,而不是走的悄無聲息,她會不會多等自己幾年?

        可他清清楚楚的記得,在他那片刻的清醒時間,他的爺爺卻枉顧他的意愿,別說見一見百里燦本人,便是他的手機都被沒收了,后來,更是注銷了他各種社交賬號,當然,這一點,他也是近兩年才知道的!那個時候,他重病在床,周圍又都是寧老爺子的人,那樣的無能為力,他這一生都不愿意在體會。

        對于這個爺爺,寧祈是感激的,在他爸媽都放棄他的時候,是爺爺奶奶養了他,發現了他某方面的天賦之后,也傾心培養,可除了感激,還有被掩藏在內心深處的恨!

        那個他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的勾到手的女孩子,他恨不能緊握在掌心一輩子不松手的女孩子,卻被他爺爺嫌棄著,硬生生的把她推離了自己的世界。

        之前,是他太弱,無力抗衡,卻不愿意一輩子都這樣下去!所以,拒絕老爺子的安排進入研究院,只是他的第一步,他會往上爬,爬到無人可以撼動的地步。

        “……”

        那一句話之后,便是良久的沉默,寧老爺子卻似乎明白了寧祈的內心,整個人控制不住的一顫,隨后,不知是立場堅定,還是賭氣,咬牙說道:“你還想著百里燦?我告訴你,這輩子,她別想進我寧家大門!”

        說完,便砰地一聲掛斷了電話。

        寧老夫人聽到動靜,慌忙的趕了過來,就看見自家老頭子氣的眉心一跳一跳的,胸口不斷的起伏著。

        “你還當自己是小年輕呢!置什么氣?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寧老夫人一邊幫著寧老爺子順氣,一邊勸說,只是想到自己聽到的最后一句話,寧老夫人也不由得皺了眉頭,“剛剛是阿祈吧?百里燦是誰?阿祈喜歡的人……”

        “住口!”好不容易順了一點的氣聽到百里燦的名字之后又變得急促起來,“以后,不準在這個家說起這個名字!誰說了誰給我滾!”

        “……”寧老夫人聽了,也跟著氣了,原本幫著順氣的手一頓,隨后直接站起身走了,“你能干,什么都你說了算,有本事自己做飯吃!”

        “你……你跟著瞎參合什么?有你什么事兒?”看著徑自回屋的寧老夫人,寧老爺子面色一僵,無奈的說道。

        寧老夫人卻不理他,心里還在琢磨著百里燦是誰!跟阿祈是什么關系,糾結著要不要給阿祈打個電話問問,又怕被外面的老頭子聽到,激化爺孫倆之間的矛盾。

        而電話那邊的寧祈,內心同樣沒辦法平靜,哪怕是好多年前的事情,想起來,還是會讓他的心情沉重。

        將手機丟在一旁,寧祈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他家所在的樓層不矮,能夠看到很遠的地方,他的目光,就落在那一片別墅區,洛采曜說,她家賣掉紅旗巷的房子,就在那里買了棟別墅。

        寧祈并不知道多少百里燦的消息,知道她在他離開不久之后就搬了家,知道她當初考了個狀元,知道她學醫!至于她談了幾次戀愛,現在有沒有男朋友,男朋友是干什么的,他都不知道。

        洛采曜想跟他說說的,只說了開頭,便讓他打斷了。他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想的,迫切的想知道關于她的一切,卻又害怕聽到自己不想聽到的!

        好在,洛采曜后面的話,讓他有了拒絕的理由,洛采曜說: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頭幾年,我還幫忙盯著,后幾年,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了!

        是啊,他一走了之,杳無音信,哪里來的臉要求人家不準談戀愛?

        寧祈借坡下驢,知道的不多那就不要說了!自己也不是那么想知道。

        寧祈不知道洛采曜信了沒有,反正,他自己說的時候,特心虛!

        晚上六點的時候,洛采曜的電話又來了,寧祈想到之前答應的一起吃飯的事情,也就沒嫌棄,沖了個澡,換了身衣服,便出門了!

        司機送他去的地方,九年未歸,帝京與他而言,熟悉又陌生,餐廳是洛采曜訂的,按照他說的,他只要負責去吃就行了,司機一直把他送到餐廳門口,洛采曜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跟他的消瘦不同,成年之后的洛采曜又高又壯,一身西裝筆挺,很有精英人士的架勢。

        一看見他,洛采曜就激動的不行,展開雙臂就沖了過來。

        寧祈勾了勾唇,卻在他靠近的時候向邊上移了一步,避開了洛采曜的熊抱。

        “你怎么這樣?這么多年不見,你都不想我嗎?我都想死你了!”洛采曜沒抱到人,噘著嘴巴慘兮兮的說道。

        寧祈笑,真心實意。

        “算了算了,誰讓你是我兄弟!”看著這個樣子的寧祈,指控的話也就說不下去了,最終,洛采曜只能妥協的說道,“走吧走吧,他們都在包廂里等著了!”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