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在線閱讀 - 第00343章 欠債還錢,江南style (求訂閱)

第00343章 欠債還錢,江南style (求訂閱)

        “混蛋,那里來的瘋婆子,我…”

        吳剛本來正在包間里陪著林振東喝酒呢,結果突然包間闖進來一個一頭紅發的女人,這讓吳剛相當的憤怒,他本來就是暴脾氣,準備就要動手。

        “不用。”

        林振東卻是看著面前紅發的女子臉上露出了笑容“看戲。”

        “看戲??”

        吳剛有些疑惑,不過當看得林振東的臉色的時候突然就不說話了。

        畢竟別看林振東一直都挺好說話的,吳剛可是清楚的知道面前的林振東是多么的兇殘。

        他心中為宋默默祈禱。

        沒錯,吳剛認識這個女人。

        “倒酒。”

        林振東端起酒杯讓旁邊的一個穿紫裙的妹子給自己倒一杯,然后道“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嗎?”

        穿紫裙的妹子就是小李介紹的有夫之婦,她是因為老公不怎么上進,有兩個孩子要養,所以就來賣。

        但是被打的這個黑裙女子卻并不是這樣的,她主要是吃喝玩樂欠下了高利貸。

        “打人的我們都稱她為宋姐,她是收高利貸的,具體什么情況我也不知道。”

        紫裙女子大致說了一翻情況,然后低聲道“這個宋姐不可怕,她經常喝醉,真正可怕的是她的妹妹。”

        “妹妹?”

        林振東皺眉“她還有個妹妹?”

        “是啊,她妹妹叫一零,非常的能打,而且出手狠辣,連智道哥哥都怕她。”

        紫裙女子說起一零的名字好像還有一點害怕,顯然一零給紫裙女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好嘛。

        如果到了這個時候林振東還不明白這一幕他就別混了。

        不過有點意思。

        林振東想過《新世界》的副本會融合其它的世界,畢竟系統都說了不可控的因素,甚至為了做功課林振東更是重點看了一些韓國熱議的影視劇。

        來的時候林振東在想《新世界》第一個副本會不會遇到其它題材的電影?

        比如喜劇電影?

        畢竟林振東不相信以系統的尿性他會一直給自己融入黑色題材的電影,系統的惡趣味鬼知道會給自己弄什么其它題材呢?

        不過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剛剛出獄竟然會碰到《中國城》的副本。

        剛剛這個酒吧的老板智道就讓林振東有些熟悉,再加上面前一臉醉酒比較粗魯的紅頭發的宋,還有紫裙女孩提到的一零,再加上這里就是華夏城的地盤,那么一切都是說的通了。

        “媽的,東子,讓我把這瘋丫頭給扔出去吧。”

        吳剛覺得特沒面子的說道“這個智道是怎么搞的?我懷疑他是故意的。”

        “我說了不要著急,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既然這個女人欠錢,那么人家追債樣是順利成章的。”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別因為他壞了氣氛,來,我們喝一杯,看戲。”

        吳剛暗嘆一聲,他該做的都做了。

        想到這他端起酒杯“來,喝。”

        砰!

        砰!!

        宋還在一巴掌一巴掌的打著穿黑裙的女人“啊?不還錢的嗎?我之前聽說你又是購物又是吃大餐的,難道你想著每天這么賣身來還債嗎?”

        “那倒是繼續賣嘛。”

        “不過你還能賣多久呢?”

        “轉來轉去,回頭得一身病,你那樣痛苦的死倒不如我幫幫你呢。”

        ……

        喝得醉熏熏的宋都站不穩了,她卻是一拳又一拳的打著黑裙女子,其它女人都不敢上前。

        倒是紫衣裙子有些不忍“哥哥,你們管一下吧,否則我怕打死人了。”

        “沒事,欠錢不還打死活該。”

        林振東說到這里望著紫裙女子說道“你可千萬不要欠錢啊,年輕人做點什么都好,不過千萬不要高消費,而且我給你一個建議,你一個人出來做服務有些困難,你可以讓你老公也出來做嘛。”

        “我老公??”

        “對的,這個社會男女平等的,女人可以做服務行業,男人為什么不可以做?吳剛,你那邊有沒有什么牛郎店?回頭給她一個電話。”

        林振東笑著說道“你說我這個建議怎么樣?”

        紫裙女子勉強笑道“謝謝哥哥,還是算了。”

        她出來做服務都是偷偷瞞著老公的,就以老公的脾氣讓他當牛郎那還不如殺了他呢。

        吳剛看著紫裙女子的樣子有些忍俊不禁,同時他對于林振東的喜怒無常又有了更深的一個層次。

        竟然勸女人老公當鴨?

        一直以來他陪的朋友的時候,一些大佬都是為了裝下正人君子基本上都是勸人從良,可是林振東竟然反其道而行之。

        真不虧是東子啊。

        林振東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五分鐘了,顯然宋打累了,或者說因為喝醉的原因坐在了一旁,至于黑衣女子卻是瑟瑟發抖的不敢說什么。

        五分鐘過去了,由始至終酒吧的人沒有過來。

        “看來這個宋跟智道關系不錯。”

        林振東笑著朝吳剛說道“竟然肆意的在酒吧里鬧都不管。”

        吳剛臉色陰沉的說道“東子,你不知道,在這一塊除了幫派之外還有一些從事高利貸的人,他們是放貸,然后再收貸,不過因為他們為人兇殘并且殺人不眨眼,大部分時候我們幫派的人都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說到這里,吳剛停頓了一下道“這個宋、智道之前都是高利貸團伙的,不過他們的老大是誰我們并不知道,智道是出來單干了,為人張狂好斗兇狠,至于這個宋是一個癮君子,不足為懼,我真正怕的是那個叫一零的女人。”

        林振東笑道“你認識他們?”

        吳剛臉色稍變“聽說過,一零是比較可怕的。”

        “哦,她有什么可怕的嗎?”

        林振東神情不變的問道。

        “何止可怕?就是一個變/態,而且仿佛不知道疼一般,之前她收債的時候被人打的血肉模糊,結果她卻是一個人干爬了對方十個人……”

        說到這里吳剛突然愣住了,他嘿嘿一笑“當然,她的可怕是在我看來跟你是沒辦比的。”

        這是吳剛的心里話。

        他混這么多年,整個韓國不敢說,畢竟有的黑帶高手或者拳擊大手都很牛逼的,但是在加里峰洞這一塊,能夠以一抵百的吳剛是真的沒有見過。

        恐怖如斯。

        “來,喝酒。”

        林振東一邊倒酒,一邊朝著紫裙女子的女子說道“你去把門關上!”

        “哦。”

        紫裙女子非常乖巧的站了起來,她準備關包間門的時候突然被人給粗魯的撞開了。

        進來的女孩穿著一身黑衣,一頭短發,臉上還有新傷,不發一言的站在了宋的面前。

        “一零啊。”

        宋看見了一零后臉上露出撒嬌的樣子說道“不是我撒酒瘋啊,是這些臭女人太不要臉了,所以我在教育她們,平常購物的時候有錢,來這里喝好酒有錢,然后還錢的時候就沒錢了……”

        看著宋的樣子一零無奈的坐了下來,感覺到有些頭疼。

        “看見了沒有?連一零都看不下去了呢,你們醒一醒好不好?”

        宋說著這話卻是拽著黑衣裙子的頭發啪啪的打著巴掌。

        “骯臟的女人,一文不值的女人。”

        宋站都站不穩了,一零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一把將宋推到了一旁,然后狠狠的給了黑裙女子一記猛拳,這一拳直接把黑裙女子給打暈了。

        “現在滿意了吧。”

        一零淡淡的說道。

        “一零還是你厲害啊,我不行,我總是拖你的后腿,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你最厲害的,你……”

        宋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零給攙扶了起來,然后突然把一零的袖子掀了起來,她看到一零的胳膊上全是針眼,這讓一零內心憤怒無比。

        她已經警告過智道不要販獨給宋了。

        作為從小一起長大的小伙伴,一零把宋當成自己的姐姐,親姐姐,雖然從小到大都是一零照顧著宋。

        有些無奈的一零攙扶起了宋就準備離開。

        “等等!”

        林振東突然站了起來,然后他不緊不慢的走到了門口,同時把倒在地上的紫裙女子攙扶了起來“沒事吧。”

        “謝謝,我沒事。”

        紫裙女子低聲說道。

        “好,你去那邊坐著。”

        林振東笑呵呵的讓她坐到旁邊,然后把包間門給重新關上了,同時吩咐吳剛把房間里的燈全部打開。

        “就這么一聲不坑的就走嗎?”

        林振東望著面前的一零說道“打了人,破壞了我跟朋友的氣氛,即不道歉也不賠償?”

        “一零,這個小哥是誰啊,有意思。”

        宋望著林振東呵呵笑了起來“長的還挺帥的,就是腦子不怎么好,哥哥,有些話不能亂說的,會死人的哦。”

        說到這里宋轉身朝著一零道“可惜啊洪株不在啊,否則他應該挺高興的,你想啊,兩個眼角膜……”

        “閉嘴,你醉了。”

        宋的話沒有說完就被一零給呵斥了,然后她淡淡的望著林振東說道“那個女人欠錢不還,我們只是來討債而已。”

        “恩,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就是打死她都活該。”

        林振東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后朝著吳剛說道“可是剛哥,她們闖進了我們的包間,這是明顯不給你們毒蛇幫面子啊,我倒無所謂,畢竟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但你不一樣,你是毒蛇幫的老二,我不是挑事,這要是換成我是你,我忍不了。”

        p。

        吳剛這個時候強硬不是,不強硬也不是。

        如果單單只是宋他并不懼,但是一零都出現了,這就不一樣了,吳剛又不蠢,一零的威名在唐人街(以后還是以這個名字統稱)那是赫赫威名的,說殺人就殺人的。

        讓吳剛和一零硬杠那杠不成。

        可是林振東這話同樣讓吳剛不知道說什么好。

        毒蛇幫在唐人街確實有一定的勢力,可是在這幫高利貸的面前真的不夠格。

        就是他的老大恐怕都不一定有用。

        不過在江湖混,丟什么都不能丟面子。

        “說的沒錯。”

        吳剛站了起來說道“一零,我是毒蛇幫的吳剛,這件事情你們做的不對,我來請朋友喝酒,你的姐姐上來就把人打一頓,這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吳剛??沒聽說過。”

        一零仔細的看了眼吳剛然后微微搖頭“不認識,這件事確實是我姐姐做的不對,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打擾你們了,抱歉。”

        說完,一零竟然彎腰鞠躬以示歉意。

        “一零啊,你干什么,我……”

        宋覺得相當沒有面子,她甚至想要兇一零幾句,可是看到一零的表情不敢坑聲了,然后彎腰道“對不起,呵呵,對不起啦,我會記住你們的,真的。”

        被一零平淡的眼神盯著,又被宋仿佛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盯著,吳剛同樣心里有點發麻,可是突然有些惱怒自己為什么這么慫?

        這可是在林振東面前呢。

        “行了,既然道歉就……”

        吳剛一擺手還沒有說完就被林振東再一次的給打斷了。

        “剛哥,如果道歉有用的話要我們幫派做什么??”

        林振東突然說道“道歉只是一個態度,我覺得兩個妹妹道歉態度還算可以,不過接下來我們需要談一下賠償。”

        “啊??賠償???”

        吳剛一臉的懵逼。

        林振東卻轉身望向了紫裙女子“你一晚上能掙多少錢?”

        “50萬,不過我只能拿10萬。”

        紫裙女子低聲說道。

        “這他媽的也太黑了吧,好呆五五分成啊。”

        林振東爆了一句粗。

        10萬韓幣多少錢?

        大概也就是600塊錢,不過考慮到現在還遠沒有那么通貨膨脹,600還是挺值錢的,不過被智道給抽取的提成太高了。

        看來掙錢都不容易啊。

        “剛剛你開門撞到了她,我這個人最講道理了,你拿10萬賠給她。”

        “然后因為你這個姐姐沖進來對我的精神造成了極大的損害,賠1000萬吧。”

        “黑裙子的這個你打她活該,可其它9個的女人的精神損失總得賠償一下吧,按照10萬賠償。”

        “今天是我出獄的第一天,本來需要去去晦氣,可是你的姐姐過來讓我很不高興,這個怒火值2000萬吧。”

        “讓我再想想,對了,還有吳剛,他是毒蛇幫的老二,他的面子不能丟啊,這個面子值500萬吧,畢竟不能太過分不是。”

        “其它的應該沒有了。”

        “恩,10+1000+10+2000+500=3520萬,我就給你抹個零吧,就按3500萬吧。”

        ……

        林振東竟然拿起了計算器算了起來,整個酒吧包間里的溫度在驟降,來陪酒的女人們都是不敢發一言,因為她們明顯看得出來林振東在故意找事。

        “這是要出大事啊。”

        吳剛心中懊悔無比,好好的就在自己的地盤裝逼多好,帶著林振東來這里干什么。

        這個林振東就是一個神經病啊。

        “東子,我……”

        吳剛還想說什么被林振東給斷了。

        “剛哥,你放心,我懂,我們的面子不重要,但是毒蛇幫的面子不能丟,你老大安成泰的面子不能丟。”

        林振東語氣略顯冰冷的說道“你今天好吃好喝的招待著我,我不知道怎么報答,現在剛好有這么一個機會。”

        一句話讓吳剛快哭了。

        他很想說一句我們毒蛇幫不怕丟面子啊。

        可是吳剛看著林振東的樣子生生的把后面的話給咽了下去。

        他知道。

        林振東已經發怒了。

        不止林振東,一零同樣怒了,她聲音平淡的說道“你們毒蛇幫在找死。”

        “毒蛇幫是唐人街第一大幫派,你竟然敢威脅毒蛇幫,再加500萬。”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現在是4000萬了。”

        吳剛已經不說話了。

        他很想說一句“不,我們毒蛇幫不是。”

        可是林振東幾乎已經捂住了他的嘴“不,你們毒蛇幫是!”

        “呵呵。”

        一零的嘴角掛著冰冷的笑容,她緩緩的把宋放到了沙發上,然后把身上的外套給脫了下來,脖子使勁的轉動了一下。

        咔嚓。

        咔嚓。

        一零緊握著雙拳活動著筋骨,她望著林振東說道“你把剛剛說的再說一遍。”

        “怎么?你還敢動手不成???”

        林振東轉身望著吳剛“剛哥,她竟然也向我動手,報警。”

        吳剛“???”

        一零“???”

        宋“????”

        其它屋里的女人“????”

        砰!

        這時屋里的門再一次的被推開了,智道一臉囂張的走了過來“一零啊,你怎么來了不通知哥哥一聲呢?你可是哥哥最喜歡的妹妹啊。”

        “這是?”

        可是緊接著智道望著這一幕突然有些意外“什么情況???”

        “你來的正好。”

        林振東朝著智道說道“既然你們認識,那么就好說了,吳剛,你來跟他說。”

        這個時候林振東也不叫什么剛哥了,吳剛只能硬著頭皮的把事情說了一翻。

        “多少??4000萬???”

        智道以為自己聽錯了“吳剛,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你腦子才進水了,智道,一零,我建議你們最好拿出來。”

        吳剛想著林振東兇殘的樣子委婉的說道“我這是為你們好,否則事情可能就麻煩了。”

        “混蛋。”

        智道直接轉身朝著林振東說道“我看你在找死……”

        砰!

        智道還沒有近林振東的身呢就被一巴掌給打倒在地“看來你們想耍賴了啊。”

        “都愣著干什么?給我上。”

        被打倒在地的智道憤怒的說道。

        眨眼包間里亂成了一團。

        女人的尖叫聲。

        智道小弟的咆哮聲。

        最終在三分鐘的時間化為了寂靜。

        砰!

        砰!砰!

        砰!砰!砰!

        雖然包間挺大的,但是因為人太多了,同樣顯得擁擠了起來,于是林振東把智道的小弟全都扔了出去。

        三分鐘,智道的10來個小弟全部被林振東仿佛扔小雞兒一般的扔了出去,包間里只留下了智道。

        “我是一個講理的人,咱們不能暴力。”

        林振東讓智道跪在地上淡淡的說道“你過分了啊。”

        誰過分??

        智道整個人都快瘋狂了“小子,你死定了,媽媽不會放過你的。”

        “打不過我就找媽媽?你小蝌蚪嗎??”

        林振東一巴掌打在了智道的臉上“你先出去吧,吳剛,你出去跟他談,盡量別動手,大家有事好商量。”

        “恩,成。”

        吳剛說著把智道給推了出去“我跟你說了讓你聽話,你非要這樣。”

        “吳剛,你知道媽媽的勢力,你們毒蛇幫這是在找死。”

        智道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是自作滅亡。”

        “誰告訴你他是毒蛇幫的人了???”

        吳剛都快哭了“如果他是毒蛇幫的人,那么我們幫派還不一定會滅亡。”

        “什么??那他是誰???”

        智道一愣問道。

        ……

        “好了,現在說回我們的問題了。”

        林振東朝著面無表情的一零說道“還錢,你可以給你的朋友或者你的家人打電話,4000萬,一分不能少。”

        唰!

        一零同樣動了起來,她的右手突然多了一把匕首,一出手就直取林振東的脖子。

        而在林振東擋下的剎那,她左手則是握著一把錐子朝著林振東的胸口刺去。

        動手就是殺招。

        而且顯然這樣的招式一零用過太多次了,她太熟練了。

        若是其它人面對著一零博命的打發肯定是擋不下來的,就連媽媽的幾個孩子中,最能打的宇坤同樣不敢跟一零硬碰硬。

        可是一零不知道的是宇坤不是打不過她,相反是不舍得傷害她。

        咔嚓!

        林振東直接把一零右手的匕首給奪了過來,同時后退一步錯過了一零左手的錐子。

        包間里比較的狹小,兩人打斗起來都是束手束腳,其它人都是驚慌的向后逃去,至于想要幫忙的宋卻根本站不起來,她醉酒后幾乎沒有什么戰斗力,廢物一個。

        啪!

        林振東同樣一巴掌將一零給扇在了地上,然后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朝著她刺去。

        “不要啊…”

        宋驚慌的叫道。

        至于一零則是因為頭有些暈根本沒有辦法躲開,可是她的眼里卻并沒有什么恐懼或者害怕。

        一零閉上了眼睛。

        就這樣死掉。

        其實也挺好不是?

        可惜的是匕首并沒有落下來。

        “我說過暴力是不可取的,況且殺人是犯法的,再說了你沒有還錢就想死怎么可能?”

        林振東把一零給提溜了起來“對不起,我這個人一般不打女人,剛剛失誤,你,宋是吧,你酒醒了沒有?”

        “你放開一零。”

        宋神情猙獰的說道。

        “你過來。”

        林振東望向了角落的紫裙女子“來,把這瓶酒倒她的頭上,讓她清醒一下,不要怕,她如果敢打你,那么我就打她妹妹。”

        紫裙女子瑟瑟發抖的拿著一瓶酒倒在了宋的頭上,把她澆成了一個落湯雞。

        “清醒了點吧,說吧,怎么還錢??”

        林振東朝著宋說道。

        “我們沒有這么多錢。”

        宋語氣憤怒的說道。

        “那你就打電話,給你媽媽?給你爸爸?或者給你七大姑八大姨??”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

        “呵呵,媽媽,爸爸。”

        宋嘲諷的笑了起來“你確定讓我打?他們來了你會死的。”

        “不會,我相信大家都是講理的人。”

        林振東渾不在意的說道“如果他們不講理,我會教育他們怎么講理的。”

        “你神經病啊。”

        宋突然咆哮了起來“你到底想怎么樣???我們都向你道歉了,你也把一零打了,難道還不行嗎?”

        “不行,還錢。”

        林振東問道“你們一般欠錢的時候是怎么做的?給親朋好友打電話?威脅?還是打斷腿或者打斷手?再或者逼良為娼?哎,你還別說,你長的有幾分姿勢,把你的外套脫了。”

        “啊…”

        被制服的一零神情猙獰的站了起來想要干掉林振東,可惜又一巴掌被打暈了“都說了,不要逼我打女人啊。”

        “脫!”

        林振東望著宋淡淡的說道“我數三聲,如果不脫,我剁掉你妹妹一根手指。”

        “我脫。”

        宋臉色陰沉無比,同時心中更是有些懊悔,她更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這么一個神經病。

        神經病。

        把外套脫了之后,宋本來以為這林振東會狠狠羞辱自己的,結果林振東無語的說道“你還是穿上吧,什么破身材。”

        一句話讓房間里的其它女人想笑又不敢笑,至于宋更是怒吼了起來“我身材怎么了?你他媽的是不是眼瞎?你……”

        “你再說一句臟話我同樣剁掉她的一根手指。”

        林振東一句話讓宋變成了啞巴。

        包間外邊。

        智道一臉不信的說道“你開什么玩笑?一個人干掉一百多個人?然后他還毫發無傷?你以為他是鋼鐵俠嗎??”

        “當時毒蛇幫、光頭幫等幾大幫派都在,你可以隨便找人問問就知道了。”

        吳剛淡淡的望著智道說道“我勸你一句,你最好別惹他,我吳剛也算見過很多人,我見過不要命的,我見過兇狠的,你們媽媽手下同樣有不少不要命的,可是像他這樣的我沒見過,我和你們的媽媽是合作伙伴,你覺得我會拿這個騙你嗎?”

        “你他媽的不早說,那現在怎么辦??”

        智道著急了“他要真的把一零和宋殺了怎么辦?”

        “咦?你不是最煩你的媽媽嗎?而且你跟一零和宋又不對付,殺了他們不正好嗎?”

        吳剛有些疑惑的說道。

        “你懂個屁,不行,我要進去。”

        智道直接推開吳剛就想進去,可是卻被吳剛給死死的拖住了“我勸你最好不要進去,林振東誰的面子都不會給的,如果他真想殺人的話,你們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

        包間內。

        “你到底想怎么樣?我們真的沒有4000萬。”

        宋都快被面前的神經病給折磨瘋了,而且她知道這件事肯定不能夠給媽媽打電話,就以媽媽的性格她說不定會把她們的器官全部賣掉。

        “你打電話吧。”

        林振東笑道“我剛不是說了嘛,給你們的親朋好友打電話,互相湊一下錢,你打黑裙女人的時候我什么都沒有說,因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現在你們欠我的錢,同樣應該還。”

        欠你大爺。

        混蛋。

        該死的。

        宋咬牙切齒的在內心把林振東給罵了一百遍,可是她已經不敢再明說了。

        對。

        找宇坤。

        洪株是個傻子肯定指望不上,媽媽又不能通知,那么只能夠給宇坤打電話了。

        “宋啊,怎么了?”

        宇坤接到宋的電話有些皺眉“出什么事了嗎?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后,宇坤拿著手里的網球棒說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對不起了。”

        說完他猛得舉起了手里的網球棒朝著一名受傷的男人狠狠的敲去。

        砰!

        砰!!

        兩棒下去,男人被敲死了。

        整個屋子里這個時候有幾具尸體,顯得有些詭異。

        “1234……兩個眼角膜3000萬,腎臟1500萬……”

        洪株一邊數著尸體,一邊算著這一次能夠有多少錢。

        顯然,兩個人把屋里的5個人全部殺了,然后負責把他們的器官給摘除了進行買賣。

        “洪株,快一點,給安教授打電話。”

        宇坤說道“你在這里守著,我先走了。”

        “哥哥,你去哪里?”

        洪株傻傻的說道“媽媽說了要我們把任務完成啊。”

        “洪株啊,任務已經完成了,你在這里等著安教授就行了,哥哥還有事要做。”

        宇坤哄了一下洪株,讓他在這里安靜的等著,然后他迫不及待的朝著治道的酒吧走去。

        對于宇坤來說,他同樣是媽媽從小收養的孩子,然后學會了殺人收債,可是他喜歡一零,但是他卻知道自己不能說出來,他只想默默的守護著一零就好。

        因此,在聽得一零竟然有危險的時候宇坤直接方寸大亂。

        “治道難道要對一零下手”

        這么想著,宇坤臉上殺氣騰騰的來到了酒吧。

        “治道…”

        當看見治道的時候宇坤直接把刀子放到了他的脖子上狠狠的說道“一零呢?一零要是有半點閃失我要了你的命。”

        “混蛋,你以為是我要殺一零嗎??”

        治道咬牙切齒的說道“那個家伙在包間里,你自己去看,跟我沒有關系。”

        宇坤臉上露出不解之色,他直接推開了包間,然后他看到了讓自己略帶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看得宋和其它幾個女人竟然在騎馬舞,同時還唱著歌…

        ?????-??/江南style        -        psy

        ????????????/哥哥是江南style        江南style

        ??????????/白天非常溫暖充滿人性的女人

        ????????????????/有著知道要有喝杯咖啡小憩的品格的女人

        ??????????????/一到了夜晚就會讓人心似火燒的女人

        ????????/那種有反轉的女人

        ……

        “對,跳的還要再快一點,稍稍再誘惑一下。”

        林振東在沙發上指揮著。

        ……

        ……

        。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