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校園修仙武神在線閱讀 - 第九百二十八章:讓他試試吧

第九百二十八章:讓他試試吧

        那人如同爛泥一般癱坐在那里,最后雖然只說了半句話,但是陸遙已經明白一切和自己猜測的大致上差不多了,雖然他不知道這些人是出于什么原因,但他卻知道這些人一定是玩把戲玩砸了,裝模作樣變成了危在旦夕。

        那個擁有著絕世容顏的美女醫生見現場已經成了這個模樣,也知道這里已經沒有他們什么事了,索性直接從白大褂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機打電話報了警。

        在她看來,以她的專業鑒定這個人已經可以宣布死刑了,莫說是在這里,就算是送到最近最好的醫院由最好的專家來會診也是一個同樣的結局,既然人已經死了,接下里這里就應該交給警察來辦了,至于孰是孰非也只能是警察來處理。

        不得不說,這條小吃街位于大學城的中心地帶,周圍的人流量比較大,警察巡邏的頻率也會相對較高,那個美女醫生打完電話不到一分鐘便有差不多十幾個穿著制服的警察趕了過來。

        他們的專業素質不得不讓人佩服,只是一眼邊看出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馬上請求了支援,同時將現場封鎖,將花姐和幾個農婦大排檔的服務員以及那幾個年輕人一起扣押下來。

        “警官,能讓我看一下嗎?”陸遙知道此時自己在不能袖手旁觀了,若是再不出手,等到那個人徹底的死了,那花姐可能真的就難逃審判了,一咬牙,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就近拉著一個警察的胳膊說道。

        “你是誰?”那個被陸遙拉著胳膊的警察冷眼看了陸遙一眼,有些不悅的說道:“認識死者嗎?”

        “不認識。”陸遙答道。

        “不認識你看他干什么?”那個警察聽到陸遙和死者不認識,頓時有些不耐煩了,冷冷的說道:“我看你還是個學生,我勸你往后退,趕緊回去好好讀書,免得我治你一個妨礙公務罪!”

        “警官,我和那人不認識,但是我知道他還沒有死,他還有救,你讓我過去看一下,要是能夠救人一命那豈不是善事一樁?”陸遙并沒有生氣,而是繼續解釋道。

        “你說人沒死?”那個被陸遙拉著胳膊的警察一聽這話大吃一驚,兩眼緊緊的盯著陸遙問道:“你確定嗎?”

        “我確定!”陸遙十分堅定的答道。

        “那好,那你趕緊進來看一看,要是真的沒死能救活救趕緊救活!”那個警察也不是那么不懂得是非,一聽陸遙說那人還有救,馬上拉著陸遙的手朝躺在地上的那人走去。

        陸遙和那位警察的話并不是刻意躲著大家說的,所以很多距離較近的人都聽到了,那位擁有著絕世容顏的女醫生自然也是聽到了,她看到陸遙走了進去,馬上也是沖了過去,有些不悅的說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在這里胡說八道,這人明明已經只有進氣沒有出氣了,你卻說他還有救,你是安的什么心啊!”

        “你又是誰?”那個警察一看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美女醫生也是湊了過去,而是氣勢洶洶的樣子,看著她問道。

        “我叫令雨萱,我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的副主任,也是剛才打電話報警的人!”令雨萱正色道。

        “你是令雨萱?”那個警察似乎聽過令雨萱的名字,有些驚訝的再次確認道。

        “不錯,我就是令雨萱,這是我的工作證。”令雨萱將自己的工作卡交給了那個警察,然后目光冷冷的盯著陸遙看。

        不得不說,陸遙在令雨萱的注視下顯得依舊很自然,但越是這樣,則越讓令雨萱生氣,她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她的醫術還是小有盛名的,在這西京市雖然不能說是家喻戶曉,但是去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人都知道她的名字。每天為了能夠讓她給診斷一下自己病癥的病人不說有三五百,但是一二百還是有的,她對自己的醫術那是相當自信。

        可是現在呢,明明經過她的檢查已經被下了死亡通知單的人卻被面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小了七八歲的少年說成了還有救,這讓她對陸遙多少有些敵意了。

        “她就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令雨萱令主任啊?”

        “連她都宣布沒救了,那這個人一定就是沒救了!”

        “這個少年是誰,竟然敢和令主任叫板,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只眼,太猖狂了!”

        “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嗎,連令主任的話都敢質疑!”

        “……”

        那個警察檢查令雨萱工作卡的時候圍觀的人卻是炸了鍋了,當他們知道面前這個擁有著絕世容顏的美女醫生是令雨萱的時候幾乎全都認為陸遙是來故意搗亂的,有些人只是罵陸遙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有些人則是直接提議將妨礙公務的陸遙給抓起來。

        “你就什么名字?”那個警察將證件交給了令雨萱,幾乎是和令雨萱同時看著陸遙問了一句。

        如今令雨萱已經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她的這個工作證就好像是古代帝王的尚方寶劍一樣,只要一亮出來,就算是傻子都不會懷疑,可剛才陸遙大言不慚的說他可以救治那個被令雨萱宣布了死刑的人,那證明他的話是否有值得令人信服的辦法便只有說出他自己的身份,看看他的身份是不是比令雨萱更加有說服力。

        “我叫陸遙,西京大學醫學院大一的學生。”陸遙刻意將西京大學醫學院幾個字說的重了一些。

        陸遙的名字如今在西京市也算是一個響當當的名字了,只是很少有人見過陸遙本人的廬山真面目,陸遙刻意將西京大學醫學院大一學生這些字眼說的洪亮,便是想要讓大家很自然的將他看成是一個學生,而不是他的另外幾層身份。

        “陸遙,你聽過這個名字嗎?”

        “方氏醫藥集團的第二大股東不就是這個名字嗎,而且前段時間鬧得比較兇的云遙地產的大股東不也是這個名字嗎?”

        “不會吧,他剛才說他是個學生,一個學生怎么可能是兩家如今在西京市如日中天的大公司的股東呢?”

        “一定是同名同姓不同命的人罷了!”

        “……”

        人群中再一次展開了激烈的爭論,不過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陸遙只是一個和那個陸遙同名同姓不同命的學生罷了,并沒有人認為他就是那個如今在西京市炙手可熱的大人物陸遙。

        可是,有人不識貨,卻終究還是有人識貨的,令雨萱便是其中之一,只不過,她并不是識破了陸遙的另外幾層身份,而是在些人中只有她一直在關注醫學上的事情,她聽到陸遙自報家門后有些震驚的看著陸遙問道:“你就是西京大學醫學院那個代表國家參加了國際醫術交流會的陸遙?”

        “如假包換。”陸遙微微一笑,答道。

        陸遙本來不知道自己該拿什么來為自己證明,畢竟他還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他沒想到這個對自己發難的令雨萱竟然知道自己代表國家參加國際的大學生醫術交流大會,這一來倒是讓陸遙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你是那個從新陸省雙塔市來的陸遙?”令雨萱聽了陸遙的回答后并沒有就此作罷,而是繼續問道。

        “不錯,我正是你所說的那個陸遙。”陸遙再一次笑著回答道。

        “那你可以過去瞧一瞧了!”令雨萱語出驚人的說了一句,然后自己也是朝那躺在地上的患者走了過去。

        只不過,令雨萱并不是這里擁有最高話語權的人,雖然她的名氣很響亮,但這里畢竟還是人家警察說了算,那個檢查過令雨萱證件的警察一聽這話,又看到陸遙已經準備鉆過封鎖線去到患者身邊了,連忙攔住二人,問道:“令主任,這是不是……”

        “警察先生,你可能有所不知,這個少年前不久曾經代表我們國家參加了國際大學生醫術交流會,并為國家爭得了至高無上的榮譽,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讓他試一試,畢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令雨萱刻意將自己的嗓門拔高了一些,以便她說的這些話能夠讓所有人聽到,也免得警察為難,也免得自己再解釋一遍給其他人。

        “是嗎?”那個警察更像是自問自答的說了一句,然后馬上推著陸遙的后背道:“那還等什么呢,趕緊過去試試吧!”

        陸遙感激的看了令雨萱一眼,然后邊馬上走到那個患者身邊,蹲下身子開始檢查起來。

        令雨萱自從陸遙開始檢查就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陸遙的一舉一動,甚至有些時候還會情不自禁的學著陸遙的動作比劃一下,但是,她此時也看到陸遙的表情隨著檢查的深入變得越來越難看了,心里也是浮現出了一個不祥的征兆。

        不知道怎么回事,當令雨萱知道這個少年是陸遙的時候真的有一絲希望奇跡發生的感覺。

        但是,陸遙經過一番檢查后臉色真的變得很難看,因為剛才自己被令雨萱和那個警察攔住一番問話真的是耽誤了寶貴的救人時間,此時患者的情況變得更加的不樂觀了。

头彩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