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我要做門閥在線閱讀 - 第一千兩百四十節 危機之刻(2)

第一千兩百四十節 危機之刻(2)

        為今之計宮燈之中,上官桀的臉色猙獰起來:只能是奉天子以討不臣!他看著其他人,神色堅決的道:不然,你我皆族矣!

        不這么做的話,所有人,每一個人的妻妾家小,統統都要保不住——今天這亂局,不管是誰贏了,他們都是替罪羊,都將被描繪成為亂黨賊臣。

        是所有參與方中下場最凄慘的!

        其他各方,哪怕是失敗,都說不定能有一個哀榮。

        譬如太子,若敗,責任可能會全部推給他身邊的人。

        又如那位張鷹揚,即使其敗,事后國家為了收拾人心,恐怕照樣得捏著鼻子追封平反。

        只有他們,一不是劉氏皇族,二非有大功大德于天下,手握重兵的大臣。

        所以,只能成為犧牲品,作為責任人,來給天下人做交代。

        而唯一破局的法子,就是他們也成為棋手。

        如此,才有資格和條件,去和其他人談判,爭取最后的一線生機!

        可是趙充國低著頭:如此,你我皆亂臣賊子,坐實了亂天下之罪人!

        罪人總比死人好!上官桀咆哮起來。

        他還年輕,他可不想死!

        桑弘羊忽然道:罪人難道就只有我們這些人了嗎?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太子天子鷹楊將軍和滿朝文武上下,哪個沒有責任?

        于是,趙充國沉默不語。

        因為桑弘羊說的對。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每一個人都有責任。

        包括天子!

        劉據此時,真的是意氣風發。

        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是勝券在握了。

        前方,就是玉堂殿。

        而禁軍的反擊與抵抗,已經是微弱的不可聞了。

        大勢之下,人心瞬間到了他這邊。

        天亮之前,他或許就能坐到那至高無上的寶座上,接受群臣與天下人的歡呼雀躍。

        即使,他要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

        但,劉據相信,那些代價是值得的。

        家上一個大臣匆匆的來到劉據面前稟報:東宮那邊派人來說,皇后剛剛薨了

        母后!劉據聞言,一個踉蹌,幾乎沒有站穩,他立刻追問:怎么回事?母后究竟怎么了?

        皇后陛下乃是服藥自盡的那大臣跪下來:這是陛下的遺書

        劉據接過來,打開來,讓人舉著火把,照亮遺書。

        劉據看著看著,痛哭流涕,抱著遺書,不肯再說話。

        而叛軍的行動,因此一下子變得遲緩起來。

        直到過了足足兩刻鐘,劉據方才在身邊大臣安慰下,擦去眼淚,將遺書收起來,然后忍痛道:進軍!進軍!立刻進軍!孤要在天亮前,盡誅宮中奸佞,為母后復仇,為太孫復仇!

        先登玉堂者候!。

        在賞格的刺激下,以及勝利的憧憬下,叛軍的進攻,立刻就猛烈起來。

        玉堂殿的外圍防御,幾乎是瞬間支離破碎。

        但,很快的,他們就遇到了強有力的抵抗。

        來自羽林衛與期門軍的三個軍司馬率領的一千多名衛士,在玉堂殿前蓬萊閣與叛軍進行白刃交戰。

        雙方在蓬萊閣前陳尸上百具。

        叛軍的攻勢一下子就被制止了。

        直到此時,劉據才發現,玉堂殿的防御與組織,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現在,守軍不再驚慌失措,也不再觸之既潰。

        審問了俘虜后,劉據才知道,原來就在一刻鐘前,侍中奉車都尉趙充國傳天子旨,下達了前所未有的賞格——所有只要能堅守玉堂殿到天亮前的士兵,每個人加爵三級,賞錢十萬!

        每一個首級,都按照十個匈奴首級計算。

        有功者,將‘比山東復’。

        同時,趙充國還告訴守軍,鷹楊將軍已經起兵來援,很快就會支援過來。

        所以,守軍士氣與決心大增,才能與叛軍重新有交戰的勇氣和決心。

        得知了這些事情后,劉據不由得有些慌張。

        因為他知道,若不能拿下玉堂殿外圍,逼迫玉堂殿中的天子出面,那么,只要天一亮他現在的所有優勢都將蕩然無存。

        而傳出來的鷹揚大軍已經起兵的消息,更是讓他手足無措。

        家上,彼輩不過虛張聲勢罷了!好在,周嚴及時的提醒他:臣觀武庫,并無異動!

        劉據這才定下心神,握著周嚴的手,問道:果真!?

        果真!

        于是,劉據重新恢復自信,立刻召來大將,安排部署圍攻玉堂殿的事情。

        但,劉據沒有注意到,此時,已經快要黎明了。

        東方的啟明星,在天際若隱若現,山巒之間隱隱出現白光。

        具甲!尖銳的哨聲,在武庫中響起。

        數以千計的士兵,列著隊,正在著甲。

        他們已經睡足了整整四個時辰,養精蓄銳,整戈待發。

        張越命人殺了足足五十多頭牛,將一盤盤牛肉,送到了這些士兵面前。

        于是,即將出擊的這些士兵,不止睡的非常充足,也吃的很飽。

        站在墻頭上,張越看著自己的軍隊,信心充足。

        他的這支部隊,雖然只有四千人不到。

        但,睡好吃好了。

        反觀他的對手們,已經在緊張的戰斗中,熬了整整一夜。

        他們已經筋疲力盡,完全靠的就是一口氣,一點信念在支撐。

        所以,張越相信,他已是勝券在握!

        現在,唯一的疑問,只在于他能多快解決戰斗?

        一個時辰,還是一個上午?

        傳吾將令:于是他抬起手:鷹揚大軍,出營平叛,保衛君父,保衛社稷!

        諾!

        鷹揚有令:鷹揚大軍出營,平叛保衛君父,保衛社稷!

        萬勝!

        震天動地的呼嘯聲,席卷武庫內外。

        于是,黎明之前的最后一刻,鷹揚兵馬出武庫,直趨建章宮。

        只用了一刻鐘,先鋒就來報,已擊破叛軍對御道的封鎖。

        又一刻鐘,鷹揚騎兵兵臨建章宮外。

        直到這個時候,還在圍攻玉堂殿的劉據才收到情報。

        于是,這位太子一個踉蹌,一口鮮血噴出來:孤悔不先殺張子重!

头彩专柜